2020年環球投資展望: 挑戰極限

論壇焦點

逾100名貝萊德投資專家出席於11月12日至13日在紐約舉行的貝萊德2020年展望論壇,就未來一年強大的結構性趨勢發展及其如何影響市場前景及戰術資產配置展開討論。論壇的一系列討論為我們的觀點提供理據。討論內容涵蓋社會不平等情況加劇、民粹主義、逆全球化、貨幣政策受限及可持續發展議題亟需關注等多個潛在市場推動因素。我們會在下文分享部分關鍵結論。

地緣政治

雖然中美貿易休戰期可望延長,但我們預期市場仍高度關注於2020年的地緣政治風險。詳情請參閱我們的地緣政治風險分析工具。此外,我們認為中東局勢一觸即發,而美國進入大選年的風險亦不容忽視。無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隨著有關市場主導地位、數據私隱、干預選舉及網絡保安等議題引起熱議,大型科技公司可能面臨嚴厲監管,這將對帶動市場上揚的大型股造成不利影響。

Tom Donilon
主席—貝萊德智庫
"科技行業自我監管的時代即將終結。"

供應衝擊

當前這輪經濟週期正邁入第二個十年,不但持續時間特別久且擴張步伐和緩。此外,央行在週期末段採取趨向寬鬆的立場亦屬罕見,而週期末段瀕臨經濟過熱極限的通常跡象卻並不明顯。因此,我們認為經濟陷入衰退並非主要風險,反而增長放緩與通脹上升的情況可能持續並存。基於這形勢的潛在轉變,我們看好短期美國國庫券,並認為通脹掛鈎債券具吸引力。

Sarah Foley
高級經濟師—貝萊德環球定息收益(美洲)
"美國消費物價指數反映的通脹上升壓力將更趨普遍。"

中國

由於中國致力擺脫以大規模信貸刺激增長的模式,因此中國經濟正處於結構性放緩階段。然而,中國經濟轉型可為投資者帶來更多利好因素:資金流向發生轉變,從運營效率偏低且連年虧損的國企流入優質私營企業。此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今年中國經濟創造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量約為1.2萬億美元,增幅相當於預期美國對環球增長貢獻的1.5倍左右。鑑於中國經濟增長幅度及質量不斷提高,我們認為中國向外國投資者開放市場可帶來機遇。

Ben Powell
亞太區首席投資策略師—貝萊德智庫
"我認為兩者是『並存』關係,即中國在增長放緩的同時為國內市場帶來龐大機遇。"

策略性影響

逆全球化及低收益環境等結構性限制令策略性資產配置的難度增加。逆全球化令供應衝擊風險上升,會導致生產力下降及通脹上升。在中美激烈競爭影響下,這亦可能導致不同地區科技標準及貿易模式分化的風險。我們認為這形勢令投資組合須更注重在不同地區分散投資風險,包括提高中國市場配置比重。另外,收益率接近下限,令政府債券防禦投資組合風險的作用受到考驗。這意味著策略性資產配置需作出大幅調整,才能實現風險/回報目標。

Natalie Gill
投資組合策略師—貝萊德智庫
“若政府債券與股票不再呈負相關性,債券作為避險資產的作用將受到質疑。”

利潤率

過去數十年上市公司利潤率持續上升,主要受兩大趨勢推動:全球化(整合供應鏈及勞動市場,加上科技創新,令生產成本下降)及市場集中度上升(巨擘企業開始佔據行業主導地位)。但貿易爭端、工資上升及加強監管壟斷企業的訴求令這兩個趨勢面臨逆轉的風險。根據我們對1965年以來各商業週期內美國企業利潤率的分析,企業在週期末段利潤率往往呈下跌趨勢。該分析顯示企業利潤率已從高位下滑。

Jimmy Keenan
投資組合經理 — 貝萊德美國核心股票策略(大型股)
"工資上升是美國所面臨最大的壓力,而亞洲及歐洲面對的最棘手問題是收入增長乏力。"

  

Philipp Hildebrand
副主席
貝萊德副主席Philipp Hildebrand是貝萊德全球執行委員會成員。
Jean Boivin
貝萊德智庫主管
Elga Bartsch
貝萊德智庫宏觀研究主管
Mike Pyle
貝萊德智庫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
Scott Thiel
貝萊德智庫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