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變奏曲-2016年投資展望

2016年1月1日
文 貝萊德

摘要

貨幣政策循環多年來主導了金融市場。隨著全球流動性的浪潮漲到頂點,商業、信貸和評價循環日益重要。不尋常的是,這些循環周期顯然並不同步,這使得2016年得步步為營。

  • 我們看到,商業周期拉長對風險資產的進一步走揚至關重要。在許多市場的評價不再便宜與企業獲利受壓的情況下,營收要靠經濟成長來拉動。我們預期,2016年的固定收益價格上漲空間不大,而大部分的股市也只會微幅走揚。
  • 中國的經濟減速和內需消費導向的經濟正為全球的商業周期踩煞車。兩者都是自然演化的一部分,但對於新興市場與原物料生產國會造成結構上的挑戰。我們預期中國終將熬過去,許多風險正在上升,包括人民幣貶值,但我們並不認為2016年會是緊要關頭。
  • 油價和美元走勢的連鎖效應至關重大。油價下跌拖累了長期的通膨預期,這點令人費解,並使央行通膨目標的公信力產生了質疑。美元走升使得金融情勢面臨緊縮,若進一步走揚會讓美國企業獲利、原物料價格和新興市場貨幣受壓。
  • 新興市場的經濟因為依賴中國和原物料價格崩跌而走下坡。周期性的因素如全球成長加速、貨幣貶值使得貿易盈餘好轉,可能會為一蹶不振的新興市場股票帶來(暫時性)助力。
  • 美國的經濟擴張在銀行業經歷危機後呈匍匐前進的態勢,而且很可能還有進步的空間。復甦之路沉重不已,因為其他的經濟體還在掙扎。我們認為美國2016年的升息之路會循序漸進,但也認為在就業、薪資和通膨的趨勢下,市場對升息反應得太少。我們看到,美國升息正擴大各國貨幣政策的分歧。
  • 歐元區正處於(疲弱)復甦模式,銀行信貸成長和歐元下跌則提供一臂之力。貨幣政策周期進入了高速轉動,伴隨的是存款負利率和施行至2017年3月的量化寬鬆(QE),我們看到這支撐了歐元區股票和公司債的表現。風險包括歐盟受到威脅,像是難民危機和「英國脫歐」的可能性。
  • 人口老化、債台高築和科技變遷等長期趨勢正與短期的周期交會。這代表過去的高成長率或許回不來了。那好消息呢?我們看到全球成長溫和復甦,以及投資人重新聚焦在基本面上。

閱讀全文

本資料僅供參考,本公司並不針對個人狀況提供投資建議,投資人如欲進行投資,應自行判斷投資標的及其投資風險,並承擔投資損益結果,不應將本資料引為投資之唯一依據。本文所提及之個股僅供說明之用,不代表任何金融商品之推介或建議。(BLK201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