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四季全球投資展望

最新市場觀點

2018年10月16日
撰文 貝萊德

我們認為美國經濟成長高於趨勢水準,支撐全球經濟持續穩定成長。但經濟成長的不同可能性增加,美國逐步升息,使全球金融環境趨近緊縮,導致市場波動及新興市場貨幣下跌。新興市場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拋售潮,我們將於下文深入探討新興市場的前景發展。

雖然近期全球經濟成長前景穩健,但不明朗因素持續增加將可能帶來疑慮。美國的成長狀況高於趨勢水準,有助G7國內生產總值維持穩定。直到今年底前美國將會繼續增加財政支出,我們會密切留意經濟過熱風險。貿易緊張局勢並無緩和跡象。徵收關稅可能破壞企業供應鏈,並打擊經商信心。

美國逐步上調利率導致全球金融環境朝向緊縮,美元升值,使財政狀況最脆弱的新興市場經濟體深陷困境。美國升息亦導致資本競爭加劇,讓新興市場經濟更感壓力。投資美元短期債券,無需承擔較高的信貸及存續期間的風險,投資人已賺取不錯的報酬。因此投資人普遍開始調整對較高風險資產(尤其是新興市場資產及股票)的預期報酬。

總體經濟不明朗因素增加及金融環境緊縮導致市場波動加劇,因此應更著重提升投資組合的韌性。我們最看好美國股票,且偏好動能因子,價值因子則有助抵禦下行風險。固定收益方面,我們看好美國短期債券,並會增持優質信貸。相較於當地貨幣債券,我們看好個別的強勢貨幣新興市場債券,因其評價水準更具吸引力,我們認為將有助抵禦貨幣進一步貶值的風險。

新興市場下跌

今年新興市場的困境源自於多個不利因素的綜合影響,近期大規模拋售使新興市場貨幣遭受重創。經常帳赤字最高且外債負擔最重的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遭受的衝擊最嚴重。新興市場貨幣波動飆升至高於2013年「退市恐慌」時的水準,當時擔任聯準會主席的伯南克暗示將開始逐步縮減新推行的資產購買計劃,但這並未波及全球其他資產類別。請參閱下圖「危機再現」。

主要觀點

「今年部分新興市場國家陷入財務困境,但我們認為不會對全球市場構成威脅。」

危機再現:新興市場貨幣及股票與美國股票的隱含波動率(2010年至2018年)

資金流向

目前有少量資金從新興市場基金流出,但尚未出現資金全面撤離的跡象,新興市場債券及股票均出現此狀況,但情況顯著不同。在近期資金流出債市之前,市場資金大量流入債市,因此拉低了殖利率,這也促使投資人轉往風險較高的資產類別,資金因此流出債市。相較之下,2016年以來流入新興市場股票的資金較少。請參閱下圖「情勢逆轉

主要觀點

「我們認為資金有望再度流入新興市場資產,尤其是投資人持有較少的股票類別。」

情勢逆轉? 流入新興市場基金的累積資金(2013年至2018年)

固定收益

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吸引力日漸增加。殖利率上升至10年來波動區間的上限,與當地貨幣債券殖利率的普遍差距縮窄。請參閱下圖「看好強勢貨幣債券」。重返市場時間過早?根據我們對1994年以來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拋售情況的分析結果,每次出現與近期相當程度的拋售後,未來12個月的總報酬均為正數。我們認為當地貨幣債券距離這個階段仍相當遠。

主要觀點

「我們看好個別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較不偏好當地貨幣債券。」

看好強勢貨幣債券: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及當地貨幣債券殖利率(2010年至2018年)

股票

我們認為目前股票的風險調整後報酬仍具吸引力。由於2018年美國企業獲利預測強勁,我們看好美國市場表現。歐洲企業獲利前景黯淡,政治風險迫在眉睫,因此我們較為不看好歐洲市場,而日本股票欠缺可顯著推動表現的催化劑。新興市場經濟成長穩健,且十年來首次開始推動企業獲利持續強勁成長,因此我們對新興市場仍有信心。近期的拋售潮後,新興市場大部分資產價值浮現,新興市場股票較成熟市場股票大幅折價。請參閱下圖「評價偏低」。

主要觀點

「新興市場是我們看好的地區之一,2018年的拋售潮使新興市場資產價值浮現。」

評價偏低:新興及成熟市場股票評價(1990年至2018年)

資產類別展望

對各類資產短期布局的看法(2018年10月)

資產類別展望

貝萊德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
於英國央行展開他的職涯,之後擔任貝萊德固定收益及主動股票投資團隊首席投資策略師,並領導全球股票投資團隊,現為貝萊德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
經濟及市場研究主管
首席多元資產策略師
首席股票策略師
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