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投資評論

2020年密切關注地緣政治風險

貝萊德 |2020年1月13日

最近數週美伊緊張局勢急劇升溫,美國暗殺伊朗最高軍事將領引發報復,使我們意識到雖然2020年的環境較為有利風險資產,但各方面的地緣政治風險仍然處於高點。中美貿易紛爭是2019年的主要地緣政治風險,雖然暫時得以紓緩,但我們預期兩國之間的策略性競爭仍會長期持續下去。我們認為美國國庫券是防禦投資組合風險的主要工具。

重點摘要

近日美伊緊張局勢急劇升溫,使我們意識到步入2020年,地緣政治風險可能加劇。
我們認為全球經濟成長走穩,並在未來6至12個月內逐漸回升,部分原因是受惠於金融環境寬鬆。
雖然中美簽署有限度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雙方的策略性競爭可能長期持續下去,尤其是在科技方面。
Paragraph-2,Image Cta-1
Paragraph-3
Paragraph-4
Paragraph-5,Accordion-1,Paragraph-6,Accordion-2,Paragraph-7,Accordion-3

當週圖表
貝萊德全球地緣政治風險指標(2005年至2020年)

貝萊德全球地緣政治風險指標(2005年至2020年)

資料來源:貝萊德智庫,數據來自Refinitiv,數據截至2020年1月3日。註:我們識別與此地緣政治風險及貝萊德統計得出的十大風險相關的字詞,並使用文本分析計算這些字詞在Refinitiv經紀人報告數據庫、道瓊斯全球通訊社數據庫及Twitter出現的頻率。其後根據文字反映的正面或負面情緒進行調整並給予評分。得分為0表示2003年至當時貝萊德地緣政治風險指標的過去平均值。得分為1表示貝萊德地緣政治風險指標較平均值高一個標準差。在計算平均值時,近期數據所佔權重較高。

貝萊德地緣政治風險指標反映市場對地緣政治風險的整體關注程度維持在高點。詳見上圖。我們的貝萊德地緣政治風險指標計量分析師報告、社交及財經媒體對十大風險的關注程度。去年年底我們認為波斯灣緊張局勢升溫的機會增加,雖然美伊之間未發生重大衝突,但我們認為緊張局勢會持續並可能加劇。市場至今對波斯灣緊張局勢的反應不大,部分反映中東局勢對全球油價的影響力下降,因目前美國是石油淨出口國。然而,若局勢持續升級導致石油設施連番受到攻擊或波斯灣航運受阻,則將對全球經濟成長帶來較大影響,可能會導致市場情緒發生顯著變化。

我們認為2020年的環境較為有利風險資產,因金融環境寬鬆,支持經濟成長回升。有關詳情請參閱貝萊德2020年全球投資展望。但一項重要假設前提是今年全球貿易緊張局勢保持平穩。近期這方面的事態發展有利市場走勢: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有望緩和,美墨加貿易協議有望在短期內獲美國國會通過。然而,若中東或其他地區的地緣政治風險飆升,則可能打擊風險資產的投資氣氛及表現。我們在2020年應留意哪些其他地緣政治風險?下文詳述三大主要風險領域。

首先,全球在意識形態、貿易及科技等多方面出現明顯分化現象。中美科技發展分歧加深,促使各個國家及企業需要適應不斷變化的格局。雖然中美達成有限度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望使兩國貿易緊張關係暫時降溫,但我們預期緊張局勢會長期持續下去。從國家層面看,許多國家出現政治兩極化情況。例如,引發眾多爭議的美國總統大選可能導致截然不同的政策結果。由於大選的不明朗因素加劇,我們對美國股票的戰術配置觀點下調至中立。其次是全球示威活動增加,部分原因是收入與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加劇,再加上社交媒體推波助瀾。多地政府對示威活動束手無策。由於貨幣及財政政策的操作空間有限,若出現經濟下滑,可能加劇社會動盪。

第三是網絡安全。美國與伊朗及北韓等許多敵對勢力的緊張局勢升溫,可能導致重要基礎建設及設施遭受攻擊。「勒索軟體」(ransomware) 對防衛能力較差的城市及州進行攻擊日益增加將是其中一例。市場對這些風險的警覺性不足:我們的貝萊德地緣政治風險指標顯示自2017年年底以來,市場對網絡攻擊的關注程度逐漸下跌。近期風險資產遭拋售,美國國庫券及通膨連結債券在防禦投資組合風險方面表現出色,因此無論是從戰術配置或策略配置角度,我們均認為投資組合宜選持此類證券。然而,歐洲及日本政府債券殖利率接近下限,發揮防禦風險作用的功能減退。

 

總體經濟觀點
我們的模型顯示美國於未來12個月陷入衰退的機率為25%。於2019年,彭博市場共識及基於美國國庫券殖利率曲線計算的機率均顯示美國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上升,達到上一次衰退以來最高水準。但這兩項數值均與我們較樂觀的衰退風險觀點吻合。金融脆弱性是引發過去衰退的關鍵因素。衡量衰退風險不僅局限於觀察殖利率曲線走勢或分析每月活動數據。我們的金融脆弱性指數持續微升,但目前水準顯示短期內並無影響經濟擴張的風險。鑒於上次危機後銀行體系監管加強、持續嚴控財務狀況及家庭債務水準下降,金融產業脆弱性風險有限。企業脆弱性風險有所上升,但尚未超出過去水準。
總體經濟觀點

資產表現回顧
部分資產過去12個月的表現

市場環境

 

過去表現並非目前或未來業績的可靠指標。無法直接投資於指數。資料來源:貝萊德智庫,數據來自Refinitiv Datastream,2020年1月。註:長條兩端顯示過去12個月的最低及最高報酬,圓點顯示相比早前12個月的報酬。新興市場、高收益及全球投資等級企業債券報酬以美元列示,其餘資產報酬以當地貨幣列示。所使用的指數或價格為:布蘭特原油現貨價格、MSCI美國指數、洲際交易所美元DXY指數、MSCI歐洲指數、美銀美林全球廣泛企業債券指數、美銀美林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Datastream 10年期基準政府債券(美國、德國及義大利)、MSCI新興市場指數、黃金現貨價格及摩根大通新興市場債券指數。

市場環境

中東緊張局勢升級使投資人在年初對風險資產趨向審慎態度。但整體環境仍然相對良好,貿易緊張局勢有所紓緩且金融環境仍然寬鬆。我們密切留意是否有更多跡象顯示全球製造業可能見底。我們認為主要央行放寬政策的措施將告一段落。我們預期全球經濟成長將於未來6至12個月走穩並逐步回升,因金融環境較寬鬆的影響開始傳導至經濟活動,以及貿易保護主義壓力平緩為全球貿易活動提供一定的喘息空間。

當週展望

1月14 – 中國貿易數據

1月15日 – 英國通膨數據;中美將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1月16日 – 日本機械訂單

1月17日 – 中國工業生產及零售銷售數據;密西根大學消費信心調查數據;歐元區通膨數據

中國貿易紛爭在過去一年拖累全球經濟成長,雙方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將使緊張局勢暫緩。然而,中美兩國的結構性矛盾並未得到解決,我們預期兩國的策略性競爭及科技發展分歧將長期持續下去。

細分資產觀點

 

附註:本資料僅為於特定時間對市場環境的評估,並非對未來表現的預測或保證。不應將本資料作為任何特定基金、策略或證券的投資建議而加以倚賴。

細分資產觀點
部分資產相較廣泛的全球資產的戰術配置觀點(2019年12月)

細分資產觀點
細分資產觀點

 

附註:上述觀點從美元角度出發。本資料僅為於特定時間對市場環境的評估,並非對未來業績的預測或保證。不應將本資料作為任何特定基金、策略或證券的投資建議而加以倚賴。

保護主義浪潮

 

由於金融環境較寬鬆的影響開始傳遞至經濟活動,我們認為全球經濟成長已屆轉捩點。

  • 了解更多

    • 推動經濟成長的多項因素出現變化,製造業、商業支出,以及房地產等受利率影響較大的產業有望帶動經濟溫和回升。
    • 我們認為中美兩國非常希望在2020年暫停貿易戰,但談判過程可能會出現波折。中美兩國達成「第一階段」有限的貿易協議及經修訂的北美貿易協定獲簽署,可使全球貿易活動暫時獲得喘息機會。
    • 我們認為中國經濟正逐步走穩,但領導層無意推出大規模刺激措施。歐洲及新興市場2019年表現疲弱,有望逐步復甦,帶動平均成長率上升。
    • 對市場的影響:我們維持適度上調風險水準的立場,並認為選持日本及新興市場資產等週期性資產作為短線戰術配置,有望取得出色表現。
擴張週期延長

 

我們認為經濟基本面是影響2020年市場表現的關鍵因素,而放寬貨幣政策及推出其他意料之外的政策空間減少。放寬政策的遲滯效應開始傳導至經濟活動。

  • 了解更多

    • 聯準會於上週再次確認進一步降息的門檻較高,除非經濟成長大幅放緩或金融環境過度緊縮,否則不會採取任何寬鬆政策措施。
    • 政策討論重點可能將由貨幣政策轉向財政刺激措施。
    • 美國以外地區有望在2020年推出財政支持措施,特別是歐洲及日本,以及新興市場(中國除外)。我們認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重要性蓋過美國財政政策的討論。
    • 總結: 我們認為大幅推出財政刺激措施的機會不大,但相信即使是轉為適度放寬財政政策,亦可能對市場產生不成比例的巨大影響。
    • 對市場的影響:在經濟成長放緩、利率低迷的環境下,獲取穩定收益至關重要。我們看好新興市場及高收益債券。
提升投組韌性

 

今年央行迅速轉變貨幣政策立場及利率預期變化帶動部分債券殖利率降至較低區間,意味著在風險資產遭拋售時,殖利率進一步下跌的空間有限。

  • 了解更多

    • 股票與債券負相關性削弱或消失亦可能使政府債券防禦投資組合風險的作用下降。
    • 我們認為專注於永續投資,減低持倉面臨的環境、社會及企業治理(ESG)風險亦有助提高投資組合韌性。
    • 美國暗殺伊朗最高軍事將領導致美國與伊朗衝突升級。雖然美國與伊朗不會正面軍事交鋒,但我們認為區域內能源基礎建設遭攻擊或航運受阻會帶來較大的市場影響。總體而言,我們認為市場對網路風險有所低估。
    • 對市場的影響:我們認為美國國庫券較收益較低的同類債券更有利於防禦投資組合風險,而通膨連結債券有助抵禦通膨風險。
Tom Donilon
主席 — 貝萊德智庫
Mike Pyle
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 — 貝萊德智庫
Scott Thiel
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 — 貝萊德智庫
Elga Bartsch
總體經濟研究主管 — 貝萊德智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