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客戶進行可持續投資

協助客戶進行可持續投資

貝萊德如何幫助客戶實現其可持續發展投資目標

2020年5月

我們近月經歷了可能是前所未有最嚴重的危機。這一流行病對金融、經濟和人類造成了重大的衝擊,它亦凸顯了抗禦力在不確定情況下的重要性。我們在過去多個月觀察到,無論是什麼行業,可持續發展要素是幫助企業渡過危機的關鍵,投資者對可持續發展投資策略的需求也與日俱增。我們將會繼續與客戶並肩同行,以實現他們的可持續發展投資目標。

今年1月,我們發布了一系列的措施,將可持續發展投資理念融入貝萊德的風險管理實踐、投資組合構建、產品規劃設計,以及代表我們的客戶與企業的溝通等多個領域之中。這些承諾反映了我們的投資觀點,就是整合可持續發展因素的投資組合能夠為投資者提供更佳的風險調整後回報。這一觀點建基於貝萊德研究和投資分析得出的兩大核心信念:首先,能夠更好地管理可持續發展相關議題的企業,長遠而言將更具抗禦力;其次,環球投資者越來越偏好可持續發展投資,而我們正處於此長期且影響深遠的結構性變化的前期階段。由於目前市場價格尚未完全反映此轉變,在接下來一段長時間的過渡期內,可持續發展投資可望有助推動股價表現。

儘管市場動盪在2020年首季只是出現了一段短時間,前景何去何從仍未有定論,但這正與我們於過去市況下行時觀察到可持續發展策略的投資理念一致。正如貝萊德可持續發展投資團隊最新發佈的, 可持續發展投資:在不明朗格局中尋求抗禦力,報告中闡述,此次危機展現出兩大重要趨勢:

  • 在2020年首季的動盪市況中,環球可持續發展投資策略證明了其抗禦力。根據我們及第三方的研究,反映可持續發展投資指數在首季能夠跑贏基準指數(例如晨星資料顯示,在 57隻可持續發展指數中,有51隻的表現較其他市場基準指數優勝1)。更重要的是,雖然當中有部分指數由於在結構上減持了能源和公用事業而受惠,但我們發現,減少能源倉位並非導致可持續發展投資策略較傳統指數基金具備更強抗禦力的主因2。我們檢視了不同企業在這段極其波動時期內在環境、社會和治理(ESG)方面的得分,ESG得分之高低對分辨出不同行業(包括能源及能源子行業)的環球市場領導者和落後者十分重要。
  • 在此危機期間,投資者對可持續發展投資策略的興趣日益增加。今年2月,貝萊德發表了一項研究,概述了我們的觀點 ,即投資者持續地轉向投資於可持續發展類別資產,而這長遠的轉變尚未完全反映在市場價格中。雖然有市場評論員推測當前的危機或將會減緩這一趨勢,但事實上,我們在今年首季卻看到了這種轉變呈現加速之勢。全球可持續發展互惠基金和交易所買賣基金(ETF)今年首季錄得資金流入達405億美元,流入美國可持續發展策略的資金更達到破紀錄的74億美元3。我們預期,從當下的疫情到其後的復甦階段,以至今後一段長時期內,這種趨勢都將會持續。

短期內,我們預計部份企業將要從可持續發展的計劃及報告中調撥資源,以率先應付疫情所造成的即時衝擊及經濟影響。但長遠而言,我們預期企業(市場領導者尤甚)將持續加強可持續發展的管理和報告工作,而這將成為實現長線回報的主要動力。

在過去幾個月的疫情期間,貝萊德一直致力於為我們的員工和社區提供支援,並協助客戶過渡是次的市場風浪。在這段時間內,貝萊德客戶對投資於可持續發展策略的興趣日濃。在今年首季,可持續發展策略的資金流入高達155億美元,創下可持續發展資金流入單季度的最高紀錄。按此趨勢,加上可持續發展是創造投資回報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繼續貫徹於1月份為 客戶定下的計劃,使可持續發展成為我們的投資標準。

貝萊德將可持續發展成為投資標準的進展概覽

今年1月,貝萊德列出跨年計劃,主要分為三個方向:
1
建立具可持續發展、抗禦力和透明度的投資產品組合
2
讓可持續發展投資更為普及
3
強化投資督導過程中的企業溝通,充分行使投票權及提高透明度

以下是自1月份以來我們在各主要方向的進展摘要。

1) 建立可持續發展、具抵禦力和透明度的投資產品組合

在構建投資組合的過程中,我們一直致力於全面整合可持續發展投資的元素。

投資組合方案中的可持續發展元素 – 我們曾於1月份表示,在符合客戶投資偏好和適用法規的前提下,我們計劃盡可能把可持續發展的基金產品作為構建投資組合的基礎。自1月份以來,客戶對此展現了超乎預期的興趣,我們也在過去三個月中,獲得了重大進展。

  • 旗艦模型投資組合: 目前,我們已於美國和歐洲市場推出一系列的ESG模型投資組合,並成為我們構建投資組合的重要配置。我們也正積極在澳洲和亞洲構建新模型系列,並預計在2020年底前推出市場。我們亦已將ESG版本的產品分別整合至美國和歐洲的旗艦目標資產配置和管理指數的資產組合之中。
  • 資產配置解決方案: 我們尋求資產配置的解決方案,將透過單一產品為投資者提供多元資產的可持續發展投資組合。
  • 退休解決方案: 我們正積極爭取於美國推出一系列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日期投資策略。這些策略不僅是行業有史以來首批指數型目標日期投資產品,專為投資者提供一體化、可持續發展退休解決方案,亦貫徹了我們在1月份所許下的承諾,旨在制定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日期投資策略。
  • 現金管理: 在2019年,貝萊德推出了行業首個以環境保護為主題的可持續現金管理投資策略,此後,我們繼續開拓ESG現金管理相關的產品,例如將為美國個人投資者而設的一隻已註冊的貨幣市場投資基金,轉換為LEAF策略,並為加拿大機構投資者增加相關的投資選項。自可持續現金管理產品推出以來,整個產品系列的資產總值已超過120億美元4

進一步強化在主動型投資管理流程中整合可持續發展的因素 – 今年1月,我們詳細列明了多項重要程序,以強化在主動型投資管理流程中整合可持續發展的因素。

我們承諾,至2020年底,經與客戶咨詢後,所有主動型投資組合和投資策略諮詢都將全面實現ESG整合 —— 這意味著在投資組合層面,我們的基金經理將適切地管理ESG風險,並記錄相關因素怎樣應用於投資決策上。截至4月30日,貝萊德所管理約5,600個主動型投資組合中,超過70%已符合上述條件。我們所有的主動型投資組合將於2020年第四季完結前全面實現ESG整合。

監察主動型投資策略中的ESG風險 – 自今年1月,負責評估所有投資、交易對手和營運風險的貝萊德風險和量化分析(RQA)團隊跟基金經理進行定期評估時已一併開始審視ESG風險。此程序將確保貝萊德在審視核心風險流程中,將ESG風險與信用和流動性風險等傳統風險一併考慮。

目前,我們每個主動型投資策略均有各自的ESG整合框架,以管制其投資流程如何對重要的可持續發展相關事項作出考量。在RQA團隊與基金經理進行定期評估時,這些整合框架可作為評估投資組合風險的基準,同時,我們將會透過運用標準評分表「可持續發展投資風險評分表」一併分析投資組合倉位的ESG風險和評分。

除了與RQA團隊進行定期投資組合評估外,主動型投資產品的基金經理,以及這些團隊的首席投資總監及RQA負責方,還會為主動型投資策略進行季度投資組合評估以審視ESG風險和投資表現。在第一季度,這些會議已開始評估和記錄ESG風險定價和投資表現,以及討論影響基金投資目標的ESG因素。我們預計在第 2 季度完結前,所有的主動管理策略將會採用此流程。

至於加強審查ESG議題方面,我們正不斷評估由特定最高風險行業所衍生的風險回報狀況及外在負面因素,務求在為客戶爭取最大長遠利益的同時把風險降到最低。根據審查結果,目前我們所有主動型債券或股票投資組合,均沒有投資於ESG風險較高的特定行業,例如具爭議性的武器生產商,或動力煤生產佔總收入25%以上的企業。

加強我們的ESG數據和分析 – 貝萊德在研發專有數據量度工具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這些工具有助我們更深入了解實質的可持續發展風險。

      • 我們於五月上旬宣布與一家領先的獨立氣候研究公司Rhodium Group成為策略性合作伙伴,結合其數據與我們的風險模型,以為環球多元資產類別建立實質性氣候風險分析。
      • 我們於去年開發的Carbon Beta tool,可以根據不同的碳定價方案,對發行商和投資組合進行壓力測試,並已被28個頂尖客戶採用。在2020年首季,使用此工具的客戶數量遠超過其他季度。

在ESG分析方面,我們正在Aladdin平台上拓展ESG數據的深度和廣度,從而大幅增加可提供的數據點。

      • 我們正在為Aladdin社區開發ESG資料庫平台,以簡化融合ESG並了解相關的財務影響。
      • 今年4月,我們宣布與Microsoft微軟成為合作夥伴,共同推動數據和科技創新,以促進企業的可持續發展行為。

提高投資產品可持續發展信息披露透明度 – 為了幫助投資者更了解自己投資的項目所涉及的可持續發展風險,自去年起,我們開始披露在全球各地發行的大部分iShares安碩基金的ESG得分和碳足跡等指標。及後,我們亦開始披露貝萊德在歐洲發行的所有零售基金的可持續發展特質,其中包括指數型和主動型基金。至2020年底,貝萊德全球所有零售基金都將採取這種做法。我們相信這將提升整個行業的標準。

2) 讓可持續發展投資變得更為普及

ESG ETF產品數量增加一倍 – 我們於1月份時承諾,會在未來數年內將我們於全球的ESG ETF產品數量增加一倍(至150隻),以便讓客戶在建立投資組合時享有更多選擇。

自1月份以來,我們在歐洲、美國和加拿大推出了16隻全新的ESG ETF。我們還繼續準備並預期於數個月後在歐洲、美國及拉丁美洲推出另外11隻ESG ETF。這27隻新基金將令我們的可持續發展ETF產品總數增至105隻。更重要的是,這些產品不單擴闊我們所提供ESG產品的範圍,也注入更多創新元素,以滿足投資者對資產類別(如固定收益)、投資風格(如最低波幅)和市場(包括新興市場如墨西哥)的不同需求。

與指數供應商並肩合作,擴大和改善可持續發展指數的範圍 – 我們在1月份時曾承諾會與主要指數供應商合作,推出旗艦類指數產品的可持續發展版本,從而為投資者提供更多可持續發展的選擇。我們至今已經兌現了這一承諾,並預計於今年稍後時間推出以旗艦類指數為基礎的全新可持續發展基金。最近我們更宣佈了與一家股票指數供應商達成協定,這將有助我們繼續拓展可持續發展投資平台。

擴展可持續發展主動型投資策略 – 我們的平台目前擁有全球超過60種主動型管理的可持續發展產品,涵蓋股票、固定收益以及另類資產,而新增的產品包括:

    • 我們已於美國推出1隻全新可持續發展貨幣市場互惠基金,同時,正籌備並預期今年稍後時間可以於美國再推出5隻非貨幣市場基金。我們推出的投資方案包括已經在歐洲發行的環球影響力股票基金,此基金遵循世界銀行集團成員國際金融公司(IFC)制訂的「影響力管理營運準則」。我們亦計劃於數月後在美國提供更多的影響力策略。
    • 貝萊德也於4月推出了UCITS 盧森堡旗艦全球基金系列的首隻ESG全面回報債券基金。該基金目前管理的資產超過5億美元,是貝萊德旗艦全球靈活UCITS 基金的姊妹基金,而旗艦全球靈活UCITS 基金所管理的資產達94億美元5
可持續投資:在不明朗格局中尋求抗禦力
市場在2020年第一季度創下有史以來最大跌幅。但在波動市況下,可持續投資策略展現出強勁的抗跌性,且投資者對可持續投資的興趣也日益濃厚。
可持續投資:在不明朗格局中尋求抗禦力

3) 強化投資督導過程中的企業溝通,充分行使投票權及提高透明度

投資督導是我們履行受託責任的重要一環。正如我們在1月份指出,我們與企業就可持續發展問題已進行了多年的交流並已於我們的年度企業溝通和督導報告中反映。鑑於可持續發展因素愈趨重要,我們的投資督導團隊今年已就可持續發展的相關風險,尤其圍繞近期的社會和市場狀況,與企業加強溝通和互動。

我們相信這將為企業創造價值和減低風險提供長期推動力。我們與企業溝通時了解到,當管理層與董事局在全力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對企業生存構成的威脅之時,他們亦意識到今日的行動將直接影響到他們日後能否繼續在所在社區的經營。我們亦向不同企業直接了解到他們如何平衡所有持份者的利益,包括股東、員工、客戶、供應商和所在社區。

明確訂立溝通重點與投票準則 – 我們按照今年1月份為客戶許下的承諾,更新了九個市場的投票準則。此外,我們發布的 2020 年企業溝通重點 亦首次與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接軌,推動的項目包括性別平等和經濟實用的潔淨能源。在每個溝通重點當中,我們加設了可對董事會進行問責的關鍵表現指標。我們還發布了新的企業溝通評論,詳細闡述我們如何與企業就以下主要的可持續發展議題進行對話:

推動企業按照SASB和TCFD的標準進行披露 – 貝萊德不但是TCFD的創始成員,在過去幾年更不斷鼓勵企業按照TCFD和SASB的標準進行訊息披露,這亦是貝萊德主席及行政總裁勞倫斯·芬克今年在《致企業行政總裁們的信》中提到的重點。我們樂見按照SASB標準作披露的企業比2018年大增180%,而企業下載SASB標準報告的數量亦錄得顯著增長。截至2020年2月止, 超過1,000間企業 (合計市值達12萬億美元)已認可TCFD的建議,當中包括超過473間、合共管理資金達138.8億美元的金融企業。今年,我們的投資督導團隊與企業溝通的重點是推動企業按照標準進行披露,因此,我們樂見企業(如Netflix及Sanderson Farms6)與眾多股東溝通後,已在1月份承諾今年會按照SASB的標準進行訊息披露。

提高透明度 – 有鑑於客戶和廣泛社會對我們投資督導工作的興趣日漸增加,我們在1月份承諾會提高工作透明度,為行業設立新標準。自此,我們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以貫徹我們的承諾,包括出版:

  • 環球季度督導活動報告: 分享與個別企業溝通的案例及數據,覆蓋一系列有關環境、社會和治理的議題(包括新冠病毒疫情相關事項)。
  • 環球季度溝通活動報告: 份涵蓋具體溝通議題細節的全新摘要,當中包括我們於該季曾進行溝通的企業清單(688 家)及涉及的討論議題。
  • 季度投票披露: 投票披露由年度改為季度進行,同時為主要投票項目提供理據
  • 投票通訊: 詳細闡述我們在複雜或廣受關注的投票項目中的投票取向和理據。今年的股東會議和代理投票期進行至今,我們已經發布了17 家公司7 的投票通訊。
  • 強化客戶報告: 透過運用Aladdin平台提供嶄新服務,為我們的客戶提供針對不同投資組合的企業溝通報告。

履行受託人的責任是貝萊德企業的基石。作為受託人,貝萊德所管理的資金並非屬於我們擁有,而是按客戶的各種長遠目標代表他們進行投資。貝萊德作為受託人,我們更有責任與所有投資者分享我們的投資理念,尤其是對擁有長期投資目標如退休保障等的投資者,他們在投資時應該認真考慮把可持續發展要素納入投資項目中。

2020年間發生的種種特殊事件,正正進一步鞏固這個投資理念。

雖然目前的市場環境為企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但是我們深信,對長線投資者而言,專注管理ESG特定風險是取得可持續及長期回報的關鍵。

資料來源:

1 資料來源:https://www.morningstar.com/insights/2020/04/06/how-did-esg-indexes-fare?utm_source=eloqua&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utm_content=0  
2 資料來源:https://www.morningstar.com/articles/976361/sustainable-funds-weather-the-first-quarter-better-than-conventional-funds
3 貝萊德從多個資料來源收集數據,包括供應商網站、基金招股說明書、供應商新聞稿、供應商調查、彭博新聞社、國家證券交易所、Simfund及Wind資料庫。所有金額均以美元為標準。資金流量按每日淨資產值計算,股票數目按每月底可收集的數據計算。於在多個交易市場上市的產品,我們主要計及產品於首個交易市場的淨流入金額和資產總數。數據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
4 截至2020年5月11日
5 截至2020年5月11日
6上述企業僅供參考用途, 不應被視為銷售或購買證券的建議
7截至2020年5月13日

我們的宗旨

可持續發展正從根本上改變金融環境
可持續發展正從根本上改變金融環境
氣候變化正在深切主導風險重新評估及重大的資本重置
將可持續發展置於投資重心
將可持續發展置於投資重心
投資組合融入可持續性可助投資者達到其財務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