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萊德2019年致函企業行政總裁

企業使命和獲利

每年,我都會代表貝萊德的客戶向我們所投資的企業領袖們致函。客戶們大多具備長遠的投資目標,為退休目標及早規劃。我們的客戶們是貴公司的股東,而我們作為其受託人,一直提倡企業推動達成可持續長期增長和盈利的最佳實踐。步入2019年全球市場環境越是脆弱,企業和政府更容易受短視行為所影響,因此堅守長期策略遠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

市場充滿不確定性,投資信心也正在下滑。很多人認為周期性的下行風險正不斷增加。放眼全球,薪酬成長停滯多年令員工感到沮喪、科技進步對就業帶來衝擊,以及對未來感到迷惘等因素,均加劇了公眾的憤怒、民族主義甚至排外情緒。受此影響,世界上一些最主要的民主體系陷入政治失調,不僅未能平息公眾的失望情緒,反而令情況變得更為嚴重,並削弱大眾對多邊主義和官方機構的信心。

經濟基本面轉變而政府未能提出持久有效的解決方案所引發的不安情緒,使社會上更多人士轉而寄望於公營機構和私營企業,期盼它們能夠幫助解決迫切的社會與經濟問題。這些問題牽涉層面廣泛,涵蓋環境保護、退休保障、性別與種族不平等不同範疇。在社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企業所面對的公眾壓力是前所未有的迫切,影響更為深遠。除此之外,企業還必須應對錯綜複雜的景氣循環後期的金融環境,包括市場波動性加劇,這些外在因素都可能令企業為了獲取最大的短期回報而犧牲長期成長。

企業使命和獲利:息息相關

我在去年的信函中提到,每家企業都需要制定一個能代表其使命並且融入其商業模式和企業策略的策略性架構,以其在這複雜多變的投資環境中不斷向前。企業使命不僅僅是一句口號或一次行銷活動。企業的使命是它存在的根本理由,也就是指它每天為利益關係人創造價值所做的事情。企業使命不是單純地為了追求利潤,而是實踐利潤目標的動力。

實際上,獲利和企業使命兩者息息相關。一家企業必須要有獲利能力才可為所有利益關係人,包括股東、員工、客戶及社區提供長期服務。同樣,當一家企業能真正理解並準確表達其使命時,它就能根據其策略重心和價值原則行事,從而實現長期獲利。企業使命能有效團結管理層、員工和社區,帶動企業提升商業道德行為,並有效約束可能違背利益關係人最大利益的不良行為。企業使命能夠帶領企業文化,提供一致的決策架構,最終有助股東獲得長期投資回報。

世界需要你的卓越領導

作為行政總裁,我切身感受到企業在當今兩極分化的環境中所面臨的壓力和挑戰。利益關係人正在推動企業介入敏感的社會和政治問題,尤其是當他們看到政府未能有效地予以援手之時。作為行政總裁,我們的所思所行也並非永遠正確,而且適用於一家企業的做法亦未必適用於另一家企業。

然而,毋庸置疑的一點是:這個世界需要你的卓越領導。隨著社會進一步分化,企業必須表明它們對所在國家、地區及社區的承諾,尤其是在涉及世界未來繁榮發展的問題上。雖然企業無法解決所有重大的公共問題,但若沒有企業領袖發揮領導能力,例如退休保障、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培訓員工應對未來挑戰等,很多問題就無法得以解決。

退休保障是企業尤其需要重新發揮其傳統領導地位的一個領域。在二十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對於許多國家而言,幫助員工做好退休規劃是企業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在部分國家,尤其是美國,這一責任的劃分已隨著定額退休金供款計劃的實施和普及而改變,眾多員工陷入退休準備不足的困境。而當大部份國家都正面臨人口預期壽命延長和如何支付退休金時,退休準備的不足帶來強烈的焦慮和恐懼,不但降低了員工的工作效率,同時加劇了政治領域的民粹主義。

因此,企業必須承擔更大的責任,借助企業的專長和創新幫助員工為退休未雨綢繆,解決這個巨大的全球挑戰。企業將不但可建立更穩定和投入的專業團隊,亦可為它們所在的市場創造一個更安全穩定的經濟環境。

新世代對企業使命的關注和期待

若企業能夠堅守其使命並承擔對利益關係人的責任,長遠而言將會獲得回報。相反,忽視這一點的企業最終都會受挫、失敗。隨著公眾對企業的期望越加嚴格,這一趨勢也變得日益明顯,尤其是現今勞動人口中35%屬千禧世代,他們對自己就業、消費以至投資的企業皆訂下新的期望,此趨勢將只會加速發展。

企業若想招攬及留住頂尖人才,便必須明確傳遞其使命。隨著全球各國失業率改善,不單是股東,一般員工也能夠並將會對企業使命、經營策略重點以至具體業務細節表現出更大的發話權。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目睹一些由全球能力最出眾的員工所籌劃的罷工運動,或是參加具有爭議性的員工大會,以表達他們對企業使命重要性的看法。隨著更多千禧世代和更年輕一代進入管理層,這現象將會在未來幾年變得更為普遍。勤業眾信近期的調查報告指出,當千禧世代員工被問及企業的首要經營使命時,選擇「改善社會」的受訪者較「創造獲利」的多出63%。

全球正在經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富轉移 - 24萬億美元正從嬰兒潮一代轉移至千禧世代,因此新世代的看法未來將會影響他們作為勞動人口以至於投資者所作的决定。隨著財富轉移及千禧世代投資偏好轉變,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因素對企業估值變得越加重要。這也是貝萊德投放大量資源於這方面工作的原因,以改進衡量這些因素的數據及分析方法,將整合所得的分析應用至整個投資平台,並與我們客戶所投資的企業進行溝通,更好地了解企業如何看待這些因素。

2019年貝萊德與企業的溝通焦點

踏入2019年,貝萊德投資督導團隊的工作焦點將包括公司治理(包括貴公司的董事會多元性)、企業策略及資本配置、以長線目標為本的薪酬方案、環境風險和機遇,以及人力資源管理。當我們代表客戶規劃長期投資時,我們關注的並非只是企業下一季度的前景,而是影響企業長遠發展的議題。

我們與企業進行溝通時,並非關注於企業的日常營運,而是致力了解企業實現長期成長的策略。正如我在去年的信函提到,要讓這種溝通變得更有意義和更有效,我們和企業的溝通不能只發生在股東大會投票的時候,最佳的溝通效果應該是基於雙方積極的常年對話機制。

我們深明企業在實現一些重大策略目標時,往往需要作出艱難的決定,例如因應利益關係人期望的轉變,決定應否開展某項業務或是開發某個市場,有時甚至需要考慮是否需要調整員工團隊等。貝萊德在經過多年7% 的員工人數成長以後,最近宣佈削減人力以為實現長期目標進行人才和成長再投資。訂立明確的企業使命將有助企業更有效地作出這些策略部署,以實現其長期目標。

過去一年,我們的投資督導團隊已經就有關揭露企業使命,以及怎樣與文化和企業策略相融合,與企業展開對話,並對它們就企業使命這個議題的投入感到鼓舞。我們無意為企業應秉承甚麽使命作建議,那是貴公司管理團隊和董事會的職責所在;我們反而是希望了解企業使命如何影響其策略和文化,從而支持企業實踐可持續的財務表現。有關我們與企業溝通的詳情,可參閱
BlackRock.com/purpose。

我仍然對全球未來前景和以長期目標為本的企業和投資者的前景感到樂觀。我們的客戶依賴持之以恆的投資策略來實現他們最重要的財務目標。反而言之,世界亦依賴貴公司來推動長遠的發展策略。您的卓越領導在這個政治及經濟發生巨變的時代是不可或缺的。

此致,

Larry Fink Signature

Larry Fink
Chairman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