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倫斯 · 芬克 (Larry Fink)

致企業CEO的一封信

今年是貝萊德成立第三十年。值此之際,我得以思考對投資人迫在眉睫的問題,以及貝萊德應如何應變,以更有效的為客戶服務。能夠獲得客戶的信任,幫助他們管理資產是貝萊德莫大的榮幸,其中大部分資產的投資目標均以實現如退休保障等的長遠計劃為初衷,榮幸之餘,也是一份重大的責任。作為受託人,貝萊德致力和多家企業協力推動長期可持續的增長,以助客戶實現其投資目標。

2017年股票市場表現優異,許多產業都創下歷史新高,但與此同時,投資人對於前景的悲觀和擔憂也空前濃厚。市場瀰漫著在高回報和高焦慮之間左右為難的矛盾氣氛。自金融危機以來,資金充裕的投資人收益豐厚,可是,全球有很多投資人正面對著低利率、低薪資增長率和退休制度不完善的多種壓力。他們大部分沒有所需的財力、資源或工具管理儲蓄,而那些有能力投資的人往往又傾向於持有過多現金。對於普羅大眾,尤其是那些教育程度較低、工作較不穩定的人而言,退休後頤養天年的願望越見遙不可及。我認為以上這些趨勢是導致現在焦慮和兩極分化現象在世界各地蔓延的主要原因。

再者,許多政府機構在退休保障、基礎設施建設,以及自動化、工人再培訓等一系列問題方面準備欠佳。因此,社會上更多人轉移寄望於私營領域,期望企業能夠擔起責任,因應與日俱增的社會挑戰。的確,目前公眾對貴公司的期望之大,已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社會認為公共機構和私營企業均需負起社會責任。企業若想長期繁榮昌盛,不再只限於財務業績表現,還要履行它對社會的貢獻。各企業必須為包括股東、員工、客戶和所在社區以內的所有相關人謀利。

不論是公共機構或私營企業,如果欠缺使命感,都無法充份發揮其潛力。最終,企業將失去主要股東的信任,繼而屈服於短期壓力來分配收益,並因此犧牲對員工培訓、創新和實現長期增長所需的投資,亦會受制於那些以揭露明確目標為主的股東行動主義活動(activist campaigns),即使這些目標只是為了達到最短視的目的。最終,這些企業只能為投資人提供強差人意的回報,但投資人卻要依賴這些回報以達成退休保障、購房資金或教育進修等目標。

公司治理新模式

全球越來越多投資人開始青睞指數基金,這趨勢也為貝萊德的受託責任帶來轉變,延伸了我們公司治理的格局。在我們所管理總值1.7兆美元1 的主動型基金中,一旦我們對某家企業的策略方向或長期增長模式有所質疑,我們有權選擇出售該企業的股票。相反,作為指數基金投資人,要是我們對個別被納入相關指數基金的企業前景存疑,貝萊德都不能以出售該企業股票的方式表達異議。因此,我們的參與和投票責任比起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就此而言,指數基金投資人是最終的長期投資人,為企業的增長和成功提供了長期資本。

貴公司要承擔的責任有所增加,資產管理的責任也隨之加大。我們必須代表委託貝萊德作投資管理的客戶積極參與公司治理,他們的資本讓他們成為貴公司的真正股權人。這一責任並不局限於在股東年度會議上行使代理投票權,而是要投入一定的時間和資源來鞏固長線價值的實現。

現在是時候建立一種新的股東參與模式,以加強並加深股東與其所投資企業之間的溝通。我曾經提過企業都過於專注季度業績表現。同樣,股東參與的模式並不局限於股東年度會議和行使代理投票權上。如果要讓股東參與變得更有意義和更富成效 -- 要是我們都有志於為股東謀福祉,而不是浪費時間和金錢於代理權之爭 -- 那麼股東參與模式勢必要轉變成為一個如何提高長線價值的常年機制。

貝萊德理解並樂於承擔推動這改變的責任。過去數年,貝萊德在全球投資督導主管Michelle Edkins的帶領下,集中改革股東參與模式。自2011年起,Michelle已把我們的經營模式從過去主要行使代理投票權,轉化成與各企業進行互動為基礎。

指數基金的發展促使我們進一步推展投資督導的工作。考慮到公司治理的重要性日益提升,我已委託貝萊德副主席及聯合創始人Barbara Novick來監督貝萊德在投資督導方面的工作。 Michelle將繼續負責管理全球投資督導團隊的日常經營。我們還計劃在未來三年內將投資督導團隊的規模擴大一倍。透過建立更為深入、更加頻繁和更富成效的對話框架,我們希望透過發展自身團隊來與貴公司開展更有效的溝通互動。

貴公司的策略、董事會和宗旨 

企業必須揭露其長期增長策略以提高股東參與的成效。我想重申在過去信件中所提到的要求,就是揭露貴公司在創造長期價值方面的策略性框架,並確保有關計劃已獲董事會審議。這樣便可向投資人表明貴公司的董事會與貴公司的策略方向保持一致。當我們與各位董事會面時,也期望他們能夠向我們敘述董事會對於監督貴公司策略的實施進度。

揭露策略對於了解企業的行動和政策、應對潛在挑戰的準備及制定短期決策三方面都至關重要。貴公司的策略必須闡明達到財務業績的途徑。但是,要保持業績表現,貴公司還必須了解自身業務對社會的影響,以及宏觀結構趨勢對企業增長潛力的影響,包括薪資增長放緩、自動化的普及以及氣候變化等。

揭露策略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應隨著商業環境的變化不斷演變,並且能夠準確認清投資人可能不滿意的地方。當然,我們也意識到,相比複雜的策略討論,市場對於季度報表和代理投票的形式更爲在意。但股東行動主義興起(及虛耗時間的代理權之爭)的其中主因便是企業沒有清楚揭露他們的長期策略。

例如在美國,企業需向投資人解釋稅制改革如何影響其長期策略。貴公司會如何利用多出的稅後現金流,以及如何以其創造長期價值?這是企業向投資人解釋長期規劃的一個關鍵時機。稅制變更會讓那些目光短淺的股東更著眼於要求公司解釋現金流有所增加後的用途,如果企業還沒有制定並揭露其規劃,就會很難抵禦這些壓力。美國的稅制議案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其實不管貴公司處於哪個管轄地,您都有責任向股東解釋主要立法或監管變更將會對貴公司來年的資產負債表,以及長期增長策略產生什麽的影響。

當採行動主義的股東給予有價值的意見時 (這其實比一些批評者會提出質疑的情況更常發生 ),我們鼓勵企業儘早展開討論,與像貝萊德的股東進行交流,並邀請其他舉足輕重的股東一同參與。但是,如果一家企業只會在代理權議案出現時才付諸行動,或無法讓人信服其長期策略,我們認為該企業大概已錯失了開展有意義對話的時機。

當貴公司制定長期策略時,董事會的參與尤其重要,因為一個投入的董事會和長期策略是評估企業能否為股東創造長期價值的重要指標。正如我們致力為企業與股東之間建立更深入的交流機制一樣,我們也期望董事們能夠更投入參與制定企業的長期策略。雖然董事會只會定期舉行會議,但董事的責任卻是持續的。只透過間斷的會議來了解公司情況的董事談不上是履行了對股東的職責。同樣,認為董事會是在製造麻煩的管理高層也只會損害自身和企業的長遠發展前景。

我們亦再一次強調董事會成員多元化的重要性。如果一個董事會能由不同性別、種族、工作經驗和思維方式的成員構成,該董事會也會產生更為多樣化和敏銳的觀點。他們相對會較少受制於人云亦云的思維模式,或忽略對企業經營模式的新的威脅,而且能更容易洞悉有利長期增長的機會。

此外,董事會在幫助企業揭露和實現其經營目標,以及應對那些對投資人、消費者及其所在社區越趨重要的問題兩方面上都是不可或缺的。在目前的大環境下,這些股東都希望企業能夠在更多問題上提供指引。而且在他們看來,一家企業處理環境、社會和治理問題的能力反映其領導力和治理能力,而這兩點對於達到永續發展都非常重要。這看法無容置疑,也是我們把這些考慮因素越來越常納入投資評估的原因。

企業必須考慮以下多項因素:我們在社區中扮演著甚麽角色?我們如何管理業務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我們是否在努力打造一個多元化的員工團隊?我們能否因應技術日新月異?我們能否為員工和業務提供所需的再培訓和機會,幫助他們適應這個自動化越來越普及的世界?我們是否正在使用行為金融學和其他工具來為員工將來的退休未雨綢繆,讓他們能以合適的投資方式實現自身目標?

踏入2018年,貝萊德渴望參與貴公司有關創造長期價值的討論,攜手為所有股東建立更完善的架構。今天,我們的客戶 -- 也是貴公司的股權人 -- 期待你們能展示出領導力和明確策略,這不僅將提升他們的投資回報,也會為民眾帶來富足和保障。我們期望在這些問題上與您交流。

此致,

 

larry-fink-signature

1貝萊德2017年末季業績報告,2018年1月12日

貝萊德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