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倫斯.芬克致企業執行長信函

閱讀勞倫斯.芬克致企業執行長信函

尊敬的執行長:

貝萊德作為客戶的受託人,致力協助客戶投資以實現長期目標。我們管理的大部分資金是為個人或退休金受益人,如教師、消防員、醫生、商業人士等客戶提供退休保障。我們管理的是客戶的資金,而非公司自身擁有的資金。作為客戶與他們所投資的公司之間的橋樑,客戶對我們的信任,讓我們肩負著倡導他們權益之重大責任。

正因如此,我每年都會向您致函,希望藉此強調創造長期價值至關重要的議題,例如資金管理長期策略企業宗旨氣候變遷等。我們一直堅信,如果您能為所有利害關係人創造持久、永續的價值,我們的客戶作為貴公司的股東亦將可受惠。

我從金融危機後開始每年撰寫這些信函,不同的是,我們在過去一年經歷了一件影響更為深遠的事,即使到了此刻仍籠罩全球並永久改變全球格局的大流行疫情。它不僅對人類造成嚴重的傷亡,而且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包括工作、學習模式和獲取藥物途徑等等。

疫情為世界各地帶來的影響不盡相同。它觸發了自經濟大蕭條後最嚴重的全球經濟緊縮,並導致股票市場出現自1987年以來最大的跌幅。雖然依靠人群聚集來帶動經濟活動的產業受到影響,但部份產業卻發展蓬勃。儘管股市隨著疫情逐漸減退有所回升,利好經濟逐步復甦,但目前的經濟環境依然嚴峻,失業率持續攀升,每天都有小型企業倒閉,世界各地也有眾多的家庭正為應付租金和糧食支出而煩惱。

從日益嚴重的退休危機以至社會不平等的問題,大流行疫情同時加速了更深層趨勢的改變。邁入2020年的數個月以來,除了面對疫情外,美國以至全球更同時發生了為爭取種族平等而掀起的歷史性抗議浪潮。最近,這些議題更使美國政治動盪的局面加劇。我們這個月目睹了美國政治的極端表現,在謊言與政治機會主義的助長下演變成暴力。美國國會大樓事件正提醒我們民主制度是何等脆弱和珍貴。

儘管全球在過去12個月經歷了黑暗時期,我們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包括一些以勇氣及堅定信念為利害關係人服務的企業。企業為了確保在封城期間的食品和商品的持續供應而加速創新、支持非營利組織幫助有需要的人、並以創紀錄的速度開發多種疫苗,是現代科學的最大成就之一。雖然要實現種族平等的承諾仍需更大的努力,許多企業也響應了社會對種族平等的呼籲。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即使2020年有多困難,許多企業仍然採取了強而有力的行動因應氣候變遷風險。

我認為這次疫情可謂一場生存危機,它提醒著我們人類有多脆弱。這促使我們更認真地面對氣候變遷對全球帶來的威脅,並思考這變化是否會如疫情般改變我們的生活模式。這亦提醒我們,無論是面對醫療還是環境方面等最大規模的危機,我們都需要展現全球性的響應和積極的對策。

在過去一年,人們目睹了氣候變遷引起的火災、乾旱、洪水和颶風所帶來的實際損失不斷增加,且隨著能源企業對擱淺資產進行數十億美元氣候相關的資產減值,以及監管機構日益關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氣候變遷風險,他們也開始注意到氣候變遷對財務方面的直接影響。他們更加關注轉型帶來的龐大經濟機會,以及如何透過公平和公正的方式實現轉型。而氣候變遷議題也是我們客戶最看重的事項,他們幾乎每天都會問我們這個問題。

結構性轉型加速

去年一月,我曾在《2020年致企業執行長信函》中提到,氣候變遷風險就是投資風險。我當時表示,隨著市場開始將氣候變遷風險計入證券的定價,市場上將出現大規模的資金重分配。隨後全球疫情爆發,去年三月,大部分人均認為這場危機將轉移大家對氣候變遷問題的關注。但事實恰恰相反,資金重分配的速度甚至比我當初預期來得更快。

2020年1月至11月期間,共同基金和指數股票型基金(ETF)投資人在全球永續發展資產上投資達2,880億美元,較2019年全年增長96%1。我認為這是一場漫長但正不斷加速轉型的開始,且預期這一轉型將維持多年,並重塑各類資產價格。我們知道氣候變遷風險就是投資風險,但也認為氣候相關的轉型能帶來歷史性的投資機會。

這一轉型的條件是提供更多的永續投資選項以及讓一般投資人更能負擔其投資成本。不久前,建構具備氣候意識的投資組合要經過極為艱鉅的程序,只有最大型的投資人才有能力做到。而永續投資指數的成立,使資金大規模加速流向那些為應對氣候變遷風險做了更充分準備的企業。

如今,我們正處於另一場變革的分水嶺。過去,客製化指數投資組合只可以提供給規模最大的投資人,而現在科技和數據發展使資產管理機構能夠為更廣泛的投資人提供這類方案。隨著越來越多投資人選擇轉向投資於永續發展企業,目前的結構性轉變將進一步加快。由於這將對資金配置的方式產生莫大影響,因此每間企業的管理團隊和董事會都須要考慮這些轉變會如何影響其股價表現。

除了投資人行為的轉變,2020年對因應全球氣候變遷政策方面也是具重大意義的一年。 在2020年,歐盟、中國、日本和南韓都作出了實現淨零排放的歷史性承諾。 隨著美國政府上週承諾將重新加入《巴黎協定》,意味著佔全球排放量超過60%的127個國家政府正考慮或已經在落實淨零排放的承諾。 這趨勢在2021年將繼續增強,並為全球經濟帶來深遠影響。

淨零排放轉型帶來的機會

轉型至淨零排放經濟將對所有企業的商業模式帶來重大的影響。 這代表企業在2050年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少於他們在大氣層中清除的數量,達到這個科學標準是全面實現全球暖化幅度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的必要條件。隨著能源轉型不斷加快,企業擁有明確的長期策略和具備清晰的計劃以實現淨零排放轉型,將增加利害關係人如客戶、政策制定者、員工和股東對他們有效應對這場全球轉型的信心。其他利害關係人對那些沒有就轉型迅速做好準備的企業將失去信心,那些企業也將面臨企業經營和評價的下滑。

重要的是,要達到淨零確實需要整個經濟的轉型才可實現。科學家一致認同,如要達到巴黎協定目標,把全球暖化的幅度在2100年控制在“與工業化前相比最多攝氏2度內的增幅範圍”,人類產生的排放量需要於2020至2050年期間每年下降8-10%,並在本世紀中實現淨零。當前經濟仍然高度依賴化石燃料,這也反映在大型指數如標普500指數(S&P 500)或MSCI世界指數,相關指數目前處於遠高於攝氏3度的軌跡上2

這意味著一個成功的轉型—公正、公平、確保大眾生計的轉型,是同時需要科技創新和幾十年的規劃,並只有在各級政府的領導、協調和支援下才能實現這一目標,且須過與民營企業合作以實現最理想的成果。 許多弱勢社群和發展中國家已暴露在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最嚴重實體影響,而他們正是最不能承受轉型不力所帶來的經濟衝擊。我們必須在不加重這種雙重負擔的情況下,實現有效轉型。

轉型無可避免地將會是複雜和困難的過程,但它對建立一個能讓更多人受惠及更具韌性的經濟十分重要。 對於未來資本主義和經濟的健康狀況,我持非常樂觀的態度並不因為這些能源轉型帶來的挑戰,而是恰恰相反,能源轉型本身就是使我感到樂觀的原因。

當然,投資人需要了解每間企業如何應對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實際威脅以及全球經濟邁向淨零排放的轉型風險,否則他們無法針對轉型為投資組合做好準備。 他們要求貝萊德等資產管理機構加快提升在這一領域的數據和分析能力,而我們正致力於滿足這些需求。

數據與資訊揭露的重要性

要評估永續發展風險,投資人必須能夠獲得一致、高品質和關鍵的公開資訊。這正是去年我們表示期望要求所有企業按照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TCFD)和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ASB)的標準提供資訊揭露報告的原因,其中SASB覆蓋更廣泛的重要永續發展因素。過去一年的進展令人感到鼓舞——按照 SASB標準進行揭露的企業數量增加了363%,而超過1,700家機構表示支持TCFD標準。 (貝萊德去年也發佈了自家首份TCFD和SASB報告。)

TCFD是一項全球報告標準,旨在幫助投資人了解企業需要面對最重要的氣候相關風險,以及企業如何管控這些風險。 鑒於能源轉型對每間企業的成長前景十分重要,我們期望企業能揭露其商業模型將如何與淨零經濟相互配合,全面實現將全球暖化幅度控制在攝氏兩度以下,並符合2050年全球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全球願景。 我們期望貴公司揭露將如何把相關商業計劃納入企業的長期發展策略以及董事會如何進行審查。

我們理解相關揭露工作較為繁瑣,且採用不同種類的報告框架會進一步增加該工作的複雜性。 我們強烈支持採用全球統一的標準,使投資人能夠就如何實現持久的長期報酬做出更好的決策。 我建議各企業應迅速採取行動,而不是等待監管機構強制要求才來執行,實踐完善永續發展訊息揭露同時符合企業自身以及投資人的利益。 (隨著全球逐步採納統一的標準,貝萊德會繼續支持以TCFD及SASB的框架作為報告標準。)而如果期望資訊揭露真正有效,並實現真正的社會轉型,我認為不僅僅是上市公司曾採用TCFD標準,大型民營企業也應該採納TCFD標準。

此外,不只企業要面對氣候相關風險。 例如,公共債券的發行人也應該揭露他們如何應對氣候相關風險。 可是,評估風險和資訊揭露並非唯一的挑戰。 在疫情帶來嚴峻的財政壓力下,世界各地的政府還需要承擔大規模的氣候基礎設施項目,以提供清潔能源及防範實際風險。 要應付這些挑戰,我們需要具創新性的公民營企業合作並提供財務支持,同時,也需要更好的資訊揭露來吸引資金。

貝萊德的淨零承諾

世界正邁向實現淨零,貝萊德相信,走在轉型的最前端才能夠為客戶提供最佳的投資報酬。目前,我們的業務營運已實現碳中和,並承諾支持2050年或之前實現淨零溫室氣體排放這一目標。我們相信沒有一間企業能夠輕易規劃未來30年的發展藍圖,但包括貝萊德在內的所有企業都必須從今天開始著手準備邁向淨零轉型。我們致力於採取一系列措施,幫助客戶調整投資組合以準備在2050年前迎合淨零排放的世界,包括把握淨零排放轉型帶來的機會。

在今天發出的《致客戶信函》中,我們對這些措施進行了更詳細的描述,包括在數據充足的情況下,為我們的股票和債券基金發佈符合巴黎協定氣溫目標的指標;把氣候考慮因素納入貝萊德的資金市場假設中;在我們管理的主動型投資組合中採納“強化審查模型”,作為管理重大氣候風險的股票配置的框架(包括提醒我們可能需要撤出的股票部位);推出包括如符合淨零排放等具有明確符合全球氣溫目標之新產品;以及透過盡職治理確保客戶投資的企業會做好面對氣候風險的準備及把握淨零轉型帶來的機會。

 

我們對於「淨零」的承諾
全球向「淨零」經濟的轉型正在加速,對投資人傳達著強烈的訊息。了解我們如何協助客戶面對這樣的經濟轉型。
兩個人的剪影,坐在圓形門框前看著綠色樹影

重視永續發展及加深與利害關係人之聯繫將推動更理想的報酬

在2018年的信函中,我曾經建議每間企業都需要闡明自己的經營宗旨,以及如何讓所有利害關係人,包括股東、員工、客戶和企業所屬社區受惠。 2020年,我們見證了經營宗旨明確並具有更佳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表現的企業如何超越同業。約81%全球具代表性的ESG指數在2020年的表現優於同類參考指標3。 這一情況在2020年第一季市場低迷期間更加明顯,永續投資基金與以往市場下滑時一樣,繼續展現強大的韌性4。而更廣泛的永續投資選擇將會如2020年般繼續推動投資人對這些基金產品的興趣。

此外,不單只是ESG指數的表現優於其他指數,即便是產業類股中,如汽車、銀行到公用事業等等,都反映了另一種表現差距:ESG規劃較好的企業表現優於同業,可享有「永續發展溢價」5

顯然,根據經營宗旨營運、與利害關係人建立信任並保持聯繫能讓企業有效了解並應對世界發生的變化。無視利害關係人的企業則需要承擔相應的後果。未能赢得信任的企業會發現,吸引客戶和人才會變得愈發困難,尤其是年輕人,因為他們日益注重企業是否反映與他們相同的價值觀。企業越能表現出為其客戶、員工和所屬社區提供價值的經營宗旨,就更能保持競爭力,為股東帶來長期、持久的利潤。

我無法想到歷史上有任何時期會比此刻更加需要企業回應其利害關係人的訴求。 我們正承受經濟轉型所帶來的痛楚,同時也處於種族平等道路上的十字路口,要解決這些問題,企業的領導能力不可或缺。一間不重視發揮人才的企業將處於弱勢,他們將較難聘任到最佳人才、較不可能滿足客戶和所營運社區的需求及期望,且取得出色業績表現的可能性較低。

儘管種族和民族問題在世界各地存在很大差異,但我們希望所有國家的企業都能制定適當的人才策略,盡可能充分善用人才。 我們期望貴公司在發佈永續發展報告時,於人才策略揭露方面充分反映不同地區改善多元化、公平性和包容性的長期規劃。貝萊德對自身也抱持相同標準。

種族平等、經濟不平等或社區參與度等議題通常在ESG的話題中歸類為社會(S)議題, 但要在這些類別之間劃清界線是存有誤導性的。 例如,氣候變遷已經對世界各地的低收入社區產生了不均等的影響,那麼這是一個環境(E)還是社會(S)的問題呢? 我們如何把這些問題歸類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夠理解這些問題的原由以及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數據品質和訊息揭露的改善將幫助我們更了解環境與社會問題兩者之間深層的相互依存關係。

我是個樂觀主義者。 我留意到許多企業正在認真面對這些挑戰—如它們如何透過提高透明度、加強對利害關係人所肩負的責任以及為應對氣候變遷做出更充分準備以滿足利害關係人的要求。 許多企業的進展使我深受鼓舞。 如今,企業領導人和董事會需要向利害關係人展現出極大的勇氣並做出承諾。 我們需要更快速地採取行動,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實現更繁榮的社會和更大的包容性。 我深信,企業能夠幫助我們擺脫危機,實現包容性資本主義 (inclusive capitalism)。

2020年之前,疫苗研發一般需要10到15年的時間,且就連研發速度最快的腮腺炎疫苗也需時4年。 如今,全球已經有多間企業能夠在一年內開發並供應疫苗。 它們正展示企業的實力以及資本主義的力量,來回應人類的需求。 隨著我們逐漸走出陰霾,面對經濟轉型帶來的痛楚和不平等之際, 我們需要企業支持這種服務所有利害關係人的資本主義。

疫苗僅是第一步。 目前全球仍處於危機之中,並且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我們正面臨艱鉅的挑戰。 願意接受挑戰的企業—尋求為其利害關係人創造長期價值的企業—將能夠為股東帶來長期報酬,亦為世界開闢一個更光明、更繁榮的未來。

貝萊德董事長暨執行長

勞倫斯 · 芬克

勞倫斯 · 芬克 Laurence D. Fink
董事長暨執行長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