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ROCK INVESTMENT INSTITUTE

中國勢在必行的生產力革命

2021年9月9日
  • 貝萊德

中國人口正在老化,令其在2035年以前實現國內生產總值倍增的目標相當困難。然而,科技進步及對工業自動化的蓬勃投資帶動生產力提升,令中國政府有望實現其經濟增長目標。

相信新科技不僅促使煉鋼業等「舊經濟」支柱轉型,亦將提升中國製造業水平,並能生產高級電子產品、硬件,以及從下一代汽車以至電訊產品。而新科技同時在中國綠色經濟的發展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生產力的提升亦符合我們的觀點 — 中國已開啟優質增長的革命,注重增長質素而不僅是增長數字。我們認為,中國對某些行業的嚴格監管最近令市場憂慮,部分原因是當局為促進優質增長而長期採取鷹派政策立場。生產力較高的經濟模式需要更有效的資本配置過程,中國政府目前非常重視這點。

中國的人口結構挑戰

1980至2049年工作年齡人口佔總人口百分比

資料來源:貝萊德智庫,數據來自Refinitiv Datastream及牛津經濟研究院,2021年7月。註:圖表顯示每個國家的工作年齡人口(15至64歲)佔總人口的百分比。虛線表示牛津經濟研究院的預測。僅供說明。概不保證作出的任何預測將會實現。

中國的出生率低,老年人口不斷擴大,但承擔相關成本的人口則越來越少,情況令人憂慮。如圖所示,由於中國政府自40年前奉行一孩政策,以致人口老化速度較其他地區為快,影響亦較其他亞洲國家深遠。根據Wind及Haver Analytics截至2021年7月的估計,今年勞動力對經濟增長的淨貢獻將為零,而2022年則將為負值。官方剛公佈的人口普查亦突顯低出生率的問題,因此決策官員暗示將上調退休年齡,以及進一步放寬計劃生育政策。

我們認為,當局最近對私人補習行業的政策收緊是監管高增長行業的一環,因其引起對於不平等加劇及教育成本上漲的憂慮,正正是提高出生率的障礙之一。

中國勞動人口在2013年觸頂,導致經濟增長放緩及製造業人口短缺的風險增加,情況與1990年代的日本相似。然而,有別於日本,中國還未富裕,人口已開始老化。但我們認為,看淡中國的發展言之尚早。原因何在?因為中國內地出現人口老化,正值技術突破及機械人經濟大幅發展之時。後者很可能改變未來的經濟動力,防止中國因勞動人口萎縮及勞動成本增加而走上製造業衰退之路,。而另一股有助避免經濟走下坡的力量,是中國人口的高等教育水平在最近數十年顯著提高,尤其是工程及科學領域。我們認為這預示經濟水平將會提升。

中國的機械人需求持續強勁。國際機器人聯合會指出,中國自2013年以來一直是全球最大工業機械人市場。[1]Bernstein的研究顯示,預計中國未來數年的市場將擴大至相當於現時整個全球市場的規模。這種爆炸性增長對中國產生龐大影響,對東南亞及南亞國家亦然,該等國家期望隨著這個北方鄰國的工資上漲,投資將轉移到它們之上。然而,生產外判的規模未必符合該等毗鄰國家早前的期望。

我們認為持久生產力的關鍵不僅是機械人的應用,亦在於優化人機合作方式。據估計,中國有近3億民工,其中70%僅有初中教育程度。若能提升他們的技能,人機合作將有更大成果。在一些此前近乎並無機械化的行業,機械人應用日趨廣泛加上新裝配的汽車工廠,使我們認為強勁的需求增長可以持續。新科技對中國在可持續發展方面亦舉足輕重,中國在這方面已享有很大優勢,佔全球太陽能電池板產量的70至80%。[2]

提高生產力與我們稱為「中國優質增長革命」息息相關。當局期望每單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對應所產生的污染、不平等及金融風險(債務)能減低。中國當局有望在監管進程與期望經濟穩定之間取得平衡。例如,中國決策官員近期逐步放鬆政策,但中期而言,我們預計當局將維持鷹派立場,以繼續保持增長質素。我們在戰術上對中國股市維持中性看法,部分原因是近期的政策不明朗因素,但我們認為進一步放鬆貨幣及財政政策將有利中國的週期性資產。

我們認為,北京政府確實有意推行改革,因為人口增長已到逆轉階段。據我們的估計,假如中國國內生產總值要在2035年以前倍增,意味每年的平均增長率需達到4.7%。過去數十年的數字尚算溫和,但這表示其經濟在開放數十年後仍然錄得強勁增長。此增幅亦符合我們的資本市場假設,促使我們相比外國機構投資者平均持倉而言,策略上對中國資產的配置顯著偏高。

[1] 國際機器人聯合會,《2020報告》 https://ifr.org/img/worldrobotics/Executive_Summary_WR_2020_Industrial_Robots_1.pdf

[2] 彭博新能源,https://www.bloomberg.com/features/2020-china-solar-giant-longi/

在香港,資料由貝萊德資產管理北亞有限公司刊發。只限作參考或教育用途且並未被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審閱。

Ben Powell
亞太區首席投資策略師
Henny Sender
高級顧問
宋宇
首席中國經濟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