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全球投资展望

大规模应对政策

我们认为必要的应对政策包括采取严厉的公共卫生措施遏制疫情,以及果断执行预防性协调措施,确保金融市场企稳。目前应对政策正逐步成形,特别是美国。关键是:预防小型企业及家庭现金流紧缩的政策可能导致金融体系承压,并引发经济危机。

对市场的影响:在更加渴求收益的环境下,票息收益至关重要,包括企业债券及部分行业股票的股息收益。

美国失业人数激增
美国失业率、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及经济衰退(1980年至2020年)

美国失业率、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及经济衰退(1980年至2020年)
  • 贝莱德智库及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来自Refinitiv Datastream,2020年4月。注:上图列示以对数尺度呈现的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和美国失业率。我们根据各州申请备案资料预测本周申请人数。鉴于宏观冲击的独特性质,失业率预测被设定为反映失业率在经济复苏阶段飙升的趋势。

  • 美国劳动力市场正经历现代以来最大动荡,许多服务行业被迫歇业。通过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的监测数据,我们看到失业率正大幅飚升。详见上图。消费贷款拖欠率接近危机前均值。失业率上升可能导致大量家庭收入减少。
  • 央行政策重心已从缓解市场定价失灵及金融环境趋紧状况,转变为确保信贷资金流向企业及地方政府。各国央行(尤其是美联储)已迅速启用全部工具,并在比全球金融危机更短的时间内发明了新工具。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在短短两个月内增长了50%。
  • 美联储采取“不惜⼀切代价”的方式帮助经济度过疫情冲击,包括新推出的向小型企业及地方政府发放2.3万亿美元的贷款援助计划。除已获国会批准的2万亿美元财政援助计划外,美国决策者现正争取增加更多资助措施,以帮助⼩型企业渡过难关。欧元区财长们可能将推出一系列类似的广泛援助措施,包括可能启用欧洲稳定机制。成功的政策执行现在是关键。日本国会通过新的刺激措施,将财政支出计划提高到占国内生产总值10%左右。
  • 有限的货币政策空间引发人们对耗尽工具的担忧,并可能因此适得其反。部分措施令央行的独立性受到质疑。例如英国财政部启动一项融资便利工具,资金直接由英国央行提供而非来自英国政府债券市场,但称此举是暂时的。
  • 我们预计各国政府将增加卫生系统方面的财政支出,规模远超2020年的预期,并向小型企业及家庭提供帮助。
  • 正如我们在应对下一轮经济下滑一文所述,为政策协调性设定适当的防线至关重要。

总结:我们认为采取严厉封锁措施的时间越长,就越会推出更多的财政刺激措施。政策执行是关键。

作者简介
Jean Boivin
贝莱德智库主管
Wei Li
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 贝莱德智库
Alex Brazier
贝莱德智库副主管
Vivek Paul
高级投资组合策略师 贝莱德智库
Elga Bartsch
宏观经济研究主管 贝莱德智库
Scott Thiel
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 贝莱德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