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红色球衣的足球队正讨论下一场比赛的对策。
2023年全球投资展望

新格局下的新策略

经济及市场波动加剧的新格局已成形,且其影响正在显现。与投资者预期相反,尽管出现经济衰退,但央行并未出手干预。应对这个格局需要全新的投资对策,涉及更频繁地调整投资组合配置,除广泛的大类资产配置外,还需更注重细分资产观点。

投资主题

01

资产价格反映衰退

央行主动采取过度紧缩政策抑制通胀,使经济陷入衰退。由此可见经济衰退早有预兆。关键在于我们对市场定价所反映经济受损程度的观点,以及对市场风险情绪的评估。投资影响:继续低配发达市场股票,但预期会于2023年某个时间点上调持仓比重。

02

重识债券机会

对渴望收益已久的投资者来说,收益率上升是利好消息,因不必在固定收益领域承受巨大风险即可获得收益。投资影响:我们看好短期政府债券、投资级别债券及机构按揭抵押证券的收益潜力。我们继续低配长期政府债券。

03

与通胀共存

我们认为劳动人口老龄化及地缘政治分化等新格局下的长期趋势,会使通胀持续高于疫情前水平。投资影响:我们在战术及战略上继续超配通胀挂钩债券。我们在战略配置上超配发达市场股票。

细阅我们的2023年环球投资展望

Paragraph-2
Paragraph-3,Paragraph-4,Advance Static Table-1,Paragraph-5,Advance Static Table-2
Paragraph-6,Image-1,Paragraph-7,Image-2,Paragraph-8,Image-3,Paragraph-9,Image-4

新格局影响显现

经济活动和通胀均稳定的40年大缓和时期已经过去,我们认为经济及市场波动加剧的新格局影响正在显现,且其不会消失。央行主动采取过度紧缩政策抑制通胀,使经济濒临衰退。由此可见经济衰退早有预兆。

我们认为随着经济损害显现,央行最终会停止加息。预期通胀会降温,但仍会持续高于央行2%的目标。通胀持续上升超出市场预期,导致债券收益率飙升,股票和固定收益市场走低。如此高的波动性与平稳期形成鲜明对比。

新格局的一大主要特征是我们处于由供应主导的世界。疫情期间,消费支出从服务转向商品导致了供应短缺和生产瓶颈。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短缺。这意味着,发达市场若要恢复以往的产值,必然会使通胀压力上升。这正是经济活动低于疫情前水平,但通胀却如此之高的原因。

艰难的政策取舍

央行政策利率无法解决生产限制问题,只能影响经济体的需求,这使央行必须做出艰难的政策取舍。

要么把需求压缩到与目前产能相匹配的水平,让通胀回落到2%的目标,要么与加剧的通胀共存。目前央行纷纷选择前者。因此经济衰退早有预兆,经济放缓的迹象正逐渐浮现。但我们认为随着经济损害显现,即使通胀不会下降至2%,央行也会停止加息。

生产限制
随着消费支出恢复正常,部分生产限制因素会有所缓解。但我们预计三大长期趋势将使产能持续受限,并令新格局更加稳固:

1. 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多个主要经济体的劳动力将持续短缺。

2. 持续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在重塑全球化进程和供应链。

3. 向净零碳排放转型导致能源供需错配。

可见过去奏效的策略不再适用于现在。

全新对策

要从容应对2023年的市场形势必须更频繁地调整投资组合,并采取全新的投资对策。同时在新格局下,除了资产大类配置外,还需更注重行业、区域和子资产类别的细分资产观点。投资组合的战术性配置取决于以下两个评估指标:1 )我们对市场风险情绪的评估,及2 )我们对市场定价反映经济损害的看法。

情况

股票

信用债

短期政府债券

长期政府债券

避险,定价未反映损害:目前情况!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1 Neutral Underweight -1

避险,定价已反映损害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neutral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1

承险,定价已反映损害

 Underweight +2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1

承险,定价未反映损害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neutral Underweight +1 Underweight -1

过往表现并非目前或未来业绩的可靠指标。无法直接投资指数。 数据源:贝莱德智库,2022年11月。注:示意矩阵中的方框显示当我们改变对市场风险情绪的评估或对定价反映经济损害程度的评估时,我们对资产大类的战术性观点将如何改变。潜在观点变化是从美元角度作出。本资料仅为于特定时间对市场环境的评估,并非对未来业绩的预测或保证。不应将本资料作为任何特定基金、策略或证券的投资建议而加以倚赖。

图表显示随着市场形势在新格局下发生变化,我们将如何转变投资观点,并上调承险水平。主要结论有:

  • 我们目前处于最强防守配置,在其它情况下,承险水平均会上调,尤其是对股票。
  • 在新格局各情况下,我们均低配名义长期政府债券。这是我们在各情况下确信度最高的观点。
  • 我们可依据不同指标上调承险水平:通过对市场风险情绪的评估,或根据我们对定价反映经济受损程度的看法。

下载投资展望图表

我们的投资观点

我们的新投资对策是在战略及战术上,均采取更细致的配置方针,以把握表现差异及波动性加剧所带来的机遇。

整体走向观点

对广泛资产类别的战略性(长期)及战术性(6至12个月)观点(2022年11月)

Legend Granular

 

资产 战略性观点 战术性观点 观点
股票 Equities: strategic Overweight +1 Equities: tactical underweight -1

战略角度来看,我们维持超配股票的观点,因为我们预计央行最终会选择与一定程度的通胀共存,并且我们认为长期估值不算太高。在战术配置上,我们低配发达市场股票,因为央行仍然采取过度紧缩政策,或将导致经济衰退。才外,企业盈利预测尚未完全反映经济温和衰退的影响。

信用债 Credit: strategic Overweight +1 Credit: tactical Overweight +1

在战略配置上,我们超配全球投资级别债券,因为收益率上升会令估值具备吸引力且收益潜力也随之上升。我们对高收益债券的观点转为中性,因为我们认为该资产类别更容易受到衰退风险影响。在战术配置上,我们超配投资级别债券,并对高收益债券持中性观点。其中我们更看好优质债券。我们将新兴市场信用下调至中性。在其近期表现强劲后,我们认为发达市场信用可以提供更具吸引力的收益。

政府债券 Government bonds: strategic Underweight -1 Government bonds: Tactical Underweight -1

由于息差较大,我们在战略配置上低配政府债券:大幅低配名义政府债券、大幅超配通胀挂钩债券。我们认为,市场低估了高通胀的持续性,以及投资者要求更高期限溢价的影响。在战术配置上,我们低配发达市场长期政府债券,因为预计期限溢价将推动收益率走高,我们对短期政府债券持中性观点,因为市场对政策利率的定价可能见顶。高收益率提供了相对有吸引力的收益机遇。

私募市场 Emerging market - hard currency: strategic Neutral -

我们低配私募增长型资产,并对私募信贷持中性观点,因对该资产类别的初始配置比重远高于大多数合资格投资者的持仓比重。私募资产无法免受宏观及市场波动性加剧或利率上升的影响,且公开市场抛售潮令其相对吸引力下降。然而,私募资产配置属于长期投资,我们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资产有机会重新定价。私募市场是极为复杂的资产类别,并不适合所有投资者。

 

注:上述观点从美元角度作出,2022年11月。本资料仅为于特定时间对市场环境的评估,并非对未来事件的预测或对未来业绩的保证。不应将本资料作为任何特定基金、策略或证券的研究或投资建议而加以倚赖。

细分资产观点

依据确信度列出对部分资产(相比广泛全球资产类别)的6至12月战术配置观点(2022年11月)

Legend Granular

过往表现并非目前或未来业绩的可靠指标。无法直接投资于指数。附注:上述观点从美元角度作出。本数据仅为于特定时间对市场环境的评估,并非对未来业绩的预测或保证。不应将本资料作为任何特定基金、策略或证券的投资建议而加以依赖。

抑制通胀=严重衰退

生产限制加剧了通胀及宏观波动性。央行无法消除这些限制因素,因而只能通过加息来对抗通胀,并导致经济衰退。图表显示我们预计国内生产总值须下降2%,达到与经济产能匹配的水平,央行才能将通胀压低。

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和潜在供应(2017年至2025年)

国内生产总值大幅下行使供需差距 在2023年年中前缩窄

数据源:贝莱德智库及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来自Haver Analytics,2022年11月。注:图表显示以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橙色)衡量的经济需求,以及我们对疫情前趋势增长的估计(黄色)。绿色虚线显示我们对当前产能的估计,是根据核心个人消费支出通胀超过美联储2%通胀目标的幅度计算得出。随后衡量经济活动(橙线)需要下降多大幅度才能缩小与2023年底产能(绿色虚线)之间的差距(假设产能有所恢复)。预计2022年第三季度至2023年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2%(橙色虚线)。前瞻性估计可能不会实现。

损害已显现

图表显示今年房屋销售量下滑幅度已超过美联储过去大幅加息周期(例如上世纪70年代及80年代初,以及本世纪最初5至6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爆破期)。我们认为股票定价尚未充分反映经济衰退,但我们会适时上调承险水平。

美国在政策利率收紧周期的新房销售量(1972年至2022年)

今年新房销售量下滑幅度已超过美联储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其它大幅加息周期的房屋销售量跌幅。

数据源:贝莱德智库及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来自Refinitiv Datastream,2022年11月。注:图表显示在1972年至2022年政策利率收紧周期内,新家庭住房销售量在几个月内的变化速度。标示的彩色曲线表示2022年以及住房销售量下降最快的年份。

股票与债券的相关性瓦解

近几十年来构建投资组合的一个基础假设是,当股票下行时,债券价格会上涨,但我们认为这种相关性在新格局下已瓦解。随着全球收益率飙升,固定收益资产终于可带来“收益”,这使其吸引力大增。但我们认为长期政府债券仍面对挑战,因而更看好短期政府债券及高评级信用债。

美国股票与政府债券回报的相关性

图表显示美国10年期国库债券与标普500指数回报在年内相关性转为正数。过去数十年构建投资组合的一个基础假设是,当股票下行时,债券价格会上涨,但这种负相关性已不复存在。

数据源:贝莱德智库,数据来自Refinitiv Datastream,2022年11月。注:图表显示在连续一年期间美国10年期国债和标普500指数每日回报的相关性。

短期收益率超过长期收益率

我们看好短期政府债券及高评级信用债的收益潜力。我们认为在持续通胀环境下,长期政府债券无法像过去那样起到分散投资组合风险的作用,而投资者对持有长期政府债券要求的回报会相应提高。

美国国债收益率(2000年至2022年)

图表显示美国十年期及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处于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因此收益吸引力上升。

过往表现并非目前或未来业绩的可靠指标。数据源:贝莱德智库,数据来自Refinitiv Datastream,2022年11月。注:图表显示美国十年期及两年期国债收益率。

作者
Philipp Hildebrand
贝莱德副主席
Jean Boivin
贝莱德智库主管
Wei Li
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贝莱德智库
Alex Brazier
贝莱德智库副主管
Vivek Paul
高级投资组合策略师 — 贝莱德智库
Scott Thiel
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 —贝莱德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