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全球投资展望

论坛讨论

贝莱德智库在6月初举行年中投资展望网上论坛,主要聚焦长期趋势分析。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加剧了我们在去年11月论坛提出的四大转变趋势(不平等、全球化、宏观政策和可持续发展)。共有100多位贝莱德投资专家参加此次论坛,围绕长期趋势展开一系列讨论,我们以这些讨论成果为依据总结出最新投资观点。以下为讨论要点简述。

地缘政治

疫情使本已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进一步升级。在后疫情时代,全球市场可能由四大主题主导:首先,世界正日益分化,特别是中美两国处于对立的两极。不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中美激烈的对抗将在各方面影响两国关系,其它国家也不得不表态支持其中一方。脱钩主要反映在(但不限于)科技行业。这意味着投资者需同时投资两个市场,特别是在目前全球增长重心正移向亚洲之际。

其次,疫情使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趋势更加明显,将加速去全球化进程。疫情危机加剧了现有压力,例如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以牺牲效率为代价,颠覆全球供应链布局,其中包括强制在本土生产重要战略物资。

Tom Donilon
贝莱德智库主席
“国际体系面临去全球化的冲击,国家在私营经济中发挥的影响力正在增加。”

第三,政府干预经济可能成为常态。史无前例的扶持政策附带一系列限制,包括限制股份回购和派付股息。社会许可将成为企业运营的条件。此外,疫情使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加剧,对机构能力较薄弱的新兴经济体造成沉重打击。

国内两极对抗趋势也在加剧,美国总统大选将在1968年以来最动荡的国内环境下举行。两党的政策分歧远大于以往,意味着大选结果将对市场带来重大影响。

新兴市场

许多新兴市场在此次危机爆发时的财政状况强于以往,而且与过去危机不同的是,这些国家愿意通过本国货币贬值来释放压力。

但多个新兴市场的公共卫生体系非常落后,以致疫情在当地仍未度过高峰期。许多新兴市场的经济活动仍处于停顿状态,债务水平不断上升,且部分国家缓解疫情冲击的能力有限,导致长期以来投资新兴市场的主要有利因素(增长强劲、财政状况稳健及奉行保守的财政政策)受到考验。然而,不同新兴市场国家所受经济冲击程度和承受能力差异极大。

Amer Bisat
贝莱德全球固定收益主权和新兴市场超额回报团队主管
“许多新兴市场无力应对冲击。”

我们将新兴经济体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财政状况相对理想且有足够政策空间应对经济下滑的国家。中国和韩国等许多北亚经济体属于此类。第二类是由于外部收支严重失衡、负债水平不断上升而面临财务危机等困境的经济体。第三类是面临巨大经济冲击,但能利用工具度过难关的大型新兴市场经济体,例如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我们的新兴市场表现指标可反映这三类经济体的差异。

核心观点:我们对广泛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的观点下调至战术性低配,并认为国家配置和证券筛选是致胜关键。

债券的作用

提升多元资产投资组合抗跌性的传统方法是依靠名义政府债券来缓冲风险资产遭抛售的风险。但政策变革的其中一个结果是债券收益率受制于央行干预措施,这导致传统方法面临挑战,促使投资者寻找其它途径分散风险。

Vivek Paul
贝莱德智库高级投资组合策略师
“由于收益率低迷,我们预期名义政府债券防御风险的作用将低于以往。”

由于目前收益率偏低甚至为负数,我们预期发达市场政府债券的5年期回报为负数。此外,由于收益率接近预期下限,债券与股票的负相关性下降,使债券防御风险作用减弱。在近期股票遭抛售期间,德国和日本债券表现落后正印证了这点。这两方面的影响使我们倾向减持政府债券。如果收益率曲线控制设定收益率上限和下限,则回报可能跌幅有限,因此与只设定下限相比,配置比重也会较高。

没有任何一种资产可直接取代名义政府债券防御风险的作用,但我们认为通胀挂钩国债作为另类替代资产的吸引力逐渐增加。当巨大需求缺口产生的初期通缩冲击减退后,通胀压力可能上升。去全球化、加强监管和财政赤字可能成为推动因素。央行也可能容许通胀短暂超出目标水平。

核心观点:在去全球化加剧、收益率长期低迷以及政策力度史无前例的环境下,投资者需重新评估名义政府债券配置的作用。我们看好通胀挂钩国债等另类资产。

分散投资

全球化促进跨境流动及消费市场一体化,使不同企业、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差异逐渐消失。但目前全球呈现日趋割裂的状态,中美处于对立的两极。

因此,我们认为不同地区的回报差异将越来越大,可创造更多分散投资的机会,例如迅速脱钩的中美科技行业。投资者可能需同时对两个市场作出战略配置,因这两个市场将成为驱动全球增长的两大独立引擎。

各国政府干预经济和政策的程度各异。疫情不只令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加剧,还导致保护主义抬头。这使新兴市场等大类资产类别分散风险的作用被削弱,也凸显“真正抗跌性”的重要性,投资者须利用审慎的国家和行业多元化配置来有效分散风险。由于投资者以往主要依赖大类资产类别分散投资风险,因此大部分投资组合尚未适应这种新常态。

Maura Farley, CFA
贝莱德全球固定收益投资级别债券分析师
“传统数据来源和现有部署已无法驾驭正在转变的投资格局。”

以往用于分散投资组合风险的主要工具(例如美国国债)可能无法继续有效发挥作用。但地缘政治分歧加剧和通胀升温可能使中国国债及通胀挂钩国债等资产分散风险的能力提高。此外,我们认为私募市场可在分散风险及投资实体经济趋势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核心观点:我们认为仅靠投资不同类别资产已不能有效分散风险。只有在国家和行业层面进行粒度分析,才能洞悉结构性限制的风险与机遇,在后疫情时代保持抗跌性。

可持续发展投资

疫情已加速推动向可持续发展投资转变。虽然市场出现抛售,美国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ESG)专项基金截至4月底的资产管理规模仍高于去年创下的历史最高水平。我们认为目前只是资金流入可持续发展基金的起步阶段,可持续发展投资浪潮有望在未来数年以至数十年不断壮大。更重要的是,我们认为在向可持续发展投资转型的过程中可获得回报优势。详见重塑投资格局的可持续发展投资浪潮

Brian Deese
可持续发展投资全球主管
“我们发现可持续发展特质较突出的企业及投资组合往往具备较强的抗跌性。”

我们认为市场仍低估了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及相关机会,例如可再生能源的增加。正如2019年4月刊发的评估物理风险一文所述,估值水平尚未反映极端天气及其它气候事件的影响。循环经济等与可持续发展相关趋势出现倒退,疫情导致部分国家政府暂停控制使用塑料的措施。

然而,我们认为这些只是暂时性倒退,疫情令ESG中的“社会”议题备受关注,例如员工安全和企业的社会责任宗旨等。实际上,我们认为可持续发展已不仅局限于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的标签意义,更关键的是企业应对冲击的抗跌性,因此我们认为可持续发展投资将成为投资组合的核心配置。

核心观点:可持续发展投资浪潮不仅可在未来数年为可持续发展资产带来回报优势,也将改变其它回报驱动因素,并创造全新的回报来源。

作者简介
Philipp Hildebrand
贝莱德副主席
Jean Boivin
贝莱德智库主管
Wei Li
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贝莱德智库
Vivek Paul
高级投资策略师-贝莱德智库
Elga Bartsch
宏观研究主管 — 贝莱德智库
Scott Thiel
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 — 贝莱德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