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勝出

貝萊德策略分析師及基金經理團隊

主要觀點

  • 共和黨候選人川普出乎意料的勝選意指未來市場及政策將增加不確定性。
  • 我們預料,初期在風險性資產上可能會面臨賣壓,資金可能轉進所謂的避險資產。我們認為新興市場可能特別脆弱,主要是因為新興市場依賴出口及投資人的信心所致。
  • 我們預估殖利率曲線將會更加陡峭,但有鑒於川普對於相關政策的政見,醫療保健類股表現可能勝出。

 


 

共和黨提名的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出乎市場意料勝選,短期內將為市場和政策帶來不確定性。目前川普的政策尚缺細節,而且其貿易、國安和福利政策有悖於共和黨傳統。不僅與華府維持現狀的立場相違背,他時常也與自己所屬的共和黨意見不和,所雇用的顧問群也比較不為人知。

川普曾說可能會推翻或重談貿易條件,並指稱中國操縱貨幣,在在顯示報復性保護主義的興起,如此張力加上川普執政的不確定性,市場初期反應很可能是避險情緒升溫,衝擊股市和企業債的表現,資金預期會往所謂的避險資產走,例如黃金和日圓。

美國公債將可能首先受惠,但如果市場認為川普的政策可能導致債務赤字擴大,對長天期債券來說,則會面臨壓力。短線上,新興市場資產可能面臨賣壓,主要是因為新興市場依賴貿易及投資人的信心所致,墨西哥看來較為疲弱主因是其依賴對美國的出口。我們看到新興市場因其改善的經濟環境、寬鬆的貨幣政策及以全球為焦點的財政支出而有所支撐,但川普的勝選勢必帶來挑戰。

市場波動將動搖聯準會在12月升息的普遍預期,使得升息步調更加不明朗。我們認為川普計畫的減稅措施在短期內可能有助於提升消費支出,但很快將會拖累美國財政且驅使利率調升。另外一方面,驅逐沒有合法居留權的移民,長期將使美國勞動力短缺且引發薪資上漲。這可能會推升通膨,而使利率上調的步伐加速。此外,川普不滿目前長期低利率的貨幣政策,預期在未來4年,聯準會的委員結構將會有顯著改變。

不過,一個平衡點是,川普在達成其上述目標是有所受限的。即使現在共和黨掌握著美國參眾議院多數代表,川普仍可能需與黨團代表有所妥協,因此我們將可能看到立法過程的僵局。企業的稅改與增加基礎建設開支所能獲得的兩黨支持將相當受限,然而將會是較為成熟的協商過程。基礎建設支出雖然會較為延遲,但比起現在低利的環境,將更有助刺激經濟成長。

更陡峭的殖利率曲線可能壓迫「類債券資產」(bond proxies),例如公用事業股票,我們看到周期性和價值股表現超越大盤。醫療保健類股可能從最近的跌勢中反彈,因為我們認為川普執政比較不會施加壓力來降低藥品價格。然而,我們認為藥價仍不免會受到媒體和政治輿論的壓力。我們也預期廢除或改變「可負擔健保法案」(ACA)的可能性將使得不確定性上升。

在較高通膨和殖利率曲線漸趨陡峭的預期下,中期表現較出色的資產將會是金融股。共和黨也曾提議廢除金融危機後通過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然而不確定性可能會擾亂投資人,且聯準會若延遲升息,短期對市場可能會帶來負面影響。我們認為美國地區性銀行具有投資機會,因減輕監管的提案可加速其成長,並為其股東帶來較高的報酬。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