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帶來巨大衝擊下的投資展望 貝萊德專家線上論壇

貝萊德 |2020年5月14日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近期市場震盪頻繁,市場也出現許多有史以來未有的紀錄。然而,全球的疫情尚未過去,經濟成長也將面臨嚴峻挑戰。充滿不確定性的當下,恐慌情緒主導著大多數投資人,相信大家心中都有很多疑問。
為了解答這些問題,我們邀請了三位貝萊德的投資專家,其中包括貝萊德主題投資策略主管Kate Moore、貝萊德系統化主動投資股票團隊共同投資長沈宇青(Jeff Shen)、貝萊德智庫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Mike Pyle來分享他們的見解。

問:首先,類似於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否會捲土重來?

Kate Moore如果對比一下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經濟環境和當下,我們會發現兩者存在天壤之別。需要清楚的是,此次危機和經濟下滑主要是由公共衛生事件引起的,雖然其影響不可小覷,但不會持續太長時間。

同時,總體經濟和金融體系也已經更加穩健:首先,疫情發生前,美國失業率正處於歷史最低位;其次,企業資產負債表更為強勁,並沒有像2008金融危機爆發前那樣大幅提高槓桿率,目前許多企業都坐擁大量現金;最後,房地產市場也未出現任何的不當操作跡象。此外,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消費者的財務較為健康。在疫情爆發前的幾個月,消費者的收入始終保持正成長,其資產負債表表現良好,且處於樂觀情緒下。

另外還有一些差異值得大家注意:首先,政策回應迅速有助於我們不會重蹈覆徹 ,當政府開始採取行動,市場便不再恐慌。因此,我們看到不僅在美國,世界各國都採取了大量貨幣和財政政策,以緩解市場和經濟的壓力。其次,由於大量資訊湧入,投資人一時間難以評估,使得市場更迅速地把最壞情景反映到定價上,造成資產配置快速偏離了基準。最後,在吸取了2008年的經驗後,當前機構投資人和專業投資人採取的抵禦風險策略非常成功,我認為這有助於重新平衡投資組合。

問:但新冠肺炎疫情無疑已經給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了巨大影響。如此看來,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是否會比2008年金融危機更嚴重?

Mike Pyle的確,我們深切感受到了疫情的衝擊,像這樣經濟活動突然停止的情況在歷史上前所未有,因此此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可能會比2008年金融危機更為深遠。

以美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為例,315-21日有超過320萬人申請了失業救濟,創下歷史紀錄。即使是過去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期,單週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也只有6570萬。由此可見,此次疫情造成的影響程度截然不同。

但把當下疫情的影響放在長線來看,便能大為減緩我們的憂慮感。12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不僅包括劇烈的陣痛期,還在很長一段時間使經濟成長持續放緩(因為銀行和金融部門受到了巨大衝擊,必須開展長達幾年的去槓桿過程,導致企業和家庭的現金流持續緊張)。因此,全球性的金融危機帶來的衝擊是長達數年的。

反觀此次疫情,如果政策制定者能夠跨越鴻溝、共同合作,並允許經濟在接下來兩到三個季內逐步恢復正常,那麼經濟遭受衝擊的時間將會縮短,企業和家庭回到正軌的速度也會比12年前快得多。因此,我認為,雖然未來一到兩個季度內,經濟遭受的影響會比金融危機時期更加嚴重,但是有效的政策應對措施將會使經濟在更短的時間內(也許只需數個季度)恢復正常。

 

問:接下來讓我們關注中國,目前中國已經開始致力於恢復經濟活動。那麼,中國目前經濟恢復的程度如何?其他國家和地區又能從中汲取哪些經驗呢?

沈宇青:我們可以先看看一些經濟數據。目前,中國的產能已經恢復至80-90%。其中,武漢乃至湖北的產能恢復速度相對較慢,其他受疫情影響較小的地區恢復速度則較快。此外,我們也發現部分產能甚至有所提升,尤其是中國南方的製造業。

觀察中國的抗疫做法,我認為其他國家會發現從疫情的傳播來看,如果採取積極的公共衛生應對措施,肯定有機會遏制疫情的擴散。當然,採取這些措施並不容易,疫情對整個經濟體系的衝擊也非常大。在我看來,隨著經濟逐漸回歸正軌,某些需求不一定能夠恢復,這種經濟的突然停滯可能會埋下一些長期的影響。

部分亞洲國家的表現也值得一提,像是臺灣以及韓國均有效控制了疫情的傳播速度。在我看來,這是積極有力的公共衛生應對措施與更溫和的經濟政策相結合的結果。目前許多國家和地區仍在尋找應對疫情的解決方案,而這些亞洲經濟體的表現告訴我們,在採取積極的公共衛生因應措施與保持經濟成長之間,可能存在某個平衡點。

問:中國經濟已經開始有復甦的跡象,亞洲其他國家也是如此。當中我們可以關注哪些指標來觀察中國經濟復甦的情況?

沈宇青:我認為可以考慮兩種領先指標:第一種與政治情勢有關,第二種與經濟情勢有關。在政治方面,我認為需要關注的兩件事分別是:第一,習近平於三月初訪問了武漢,這無疑是個正向訊號。第二,由於疫情的爆發,中國學生在春節後就暫停返校了,所以學生是否返校也將成為值得觀察的指標之一。在這方面,已經出現一些積極的跡象——全國各大城市的學生開始逐漸返校。

在經濟方面,我們需要同時關注供給和需求兩項指標。在供給方面,我們不僅要關注工業活動的情況,還要關注某些製造業是否重新活躍起來。目前,交通運輸狀況正在好轉,工業活動更加頻繁,這與我們觀察到其他頻繁發佈的經濟指標相契合。而在需求方面,恢復情況顯然要慢一些。我們追蹤了信用卡交易資訊及搜索關鍵字等資料,這些資料都表明需求正在緩慢恢復。總體而言,目前供給面恢復速度較快,但相信需求面也最終會恢復常態。

 

問:接著讓我們來看看股票市場,目前的市場相對處於低位,但這是否代表投資人已經可以逢低佈局了?

Kate Moore我一直在追蹤財經媒體及專家針對這個問題的討論。我的直覺告訴我答案是肯定的,尤其是那些著眼於長期投資的投資人,保持目光長遠確實很重要。但我也想提醒大家,在尚未確定這場危機會持續多久之前,不要試圖此時便投入太多籌碼來抄底。

我們不僅無法確定疫情的持續時間和嚴重程度,也暫且未能判斷相關應對政策的執行效力,這些因素使我們很難在短期內預測股市是否會大幅上漲。我還想提醒那些認為資產價格已經處於低位的投資人,價格是否足夠“低”很難界定,特別是在這種環境下,我們實際上不知道如何為資產定價,也不知道如何預測獲利。雖然從長期來看,我們或許可以預測盈利趨勢,但從短期來看,分析師、策略師和基金經理都無法真正預測盈利狀況。

較為理想的狀況是獲利預期普遍下修,投資人開始對經濟衰退帶來的影響進行定價,然後我們再開始尋找真正具有價值的資產。因此,雖然長期來看,當前的確是一個買入的機會,但是還是需要保持警惕,且均衡地配置優質資產,而不是僅僅因為股市下跌了30%,就將所有資金投入股市。

問:確實保持目光長遠至關重要。那麼目前的股市中存在哪些機遇?

Kate Moore我們可以思考一下,這段經歷讓我們對投資行為有了什麼新的理解?我們目睹了哪些人際互動方式或相關技術的突然變化?一旦我們度過此次危機,將有哪些企業和行業能自上述種種變化中受惠?

結合上述問題的思考,我認為機遇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是科技,很多人都是在家辦公。對許多企業而言,大多數員工在家辦公,需要留意系統漏洞,因此我認為網路安全方面的支出將會增加。軟體、雲端服務以及5G等領域的企業將有機會真正提高網路辦公的速度和合作程度,值得期待。

其次是醫療基礎設施,我們不僅需要醫療保健方面的硬體基礎設施,還需要投入研發藥物和培養專業人才,以幫助人類度過今後的類似危機。最後是全球供應鏈,我認為在國家邊境關閉的當下,企業的過往經驗能夠幫助他們重新思考他們的投資,以及如何進一步縮短供應鏈,這可能會帶來很多非常有吸引力的機會。總體來說,我認為應該在科技、醫療保健和供應鏈等領域進行佈局,而不必過於關注那些理應被改變了的市場洗牌的行業。

問:那我們將目光再聚焦一些,剛剛提到,新興市場經濟體正逐漸復甦,那麼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股票是否存在機遇?還是說我們需要更謹慎一些?

沈宇青:我認為我們在對待新興市場時需要更加謹慎。近期受到疫情影響,新興市場已經出現了大幅下跌。我們可以從三方面來考慮。首先,疫情的影響是全球性的,沒有哪個國家能真正倖免於難。我認為不同國家採取的公共衛生應對措施必然會略有不同,因此不同的新興市場國家在財政靈活性和貨幣政策應對方面也會有所不同,這將導致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資產表現產生很大的差異。

其次,我認為,油價的持續暴跌也將帶來一定影響。油價下跌對不同國家和地區產生的影響存在著巨大的差異,主要取決於這些國家是石油進口國還是出口國。

最後,在我們不斷適應新形勢的同時,高科技、網路辦公能力的重要性將持續凸顯。在當前危機下,科技發展也在加速,並將帶來很多變化,其中生物科技的發展已經不可小覷。因此,輸出技術智慧財產權的國家與需要引進技術的國家之間將會拉開一定的差距。

 

問:最後,面對當前市場情勢,各位對投資人有什麼建議嗎?

Kate Moore對投資人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明白這一切都會過去,不要感到不知所措。著名投資人Jessie Livermore曾說過:「錢都是坐著研究出來的,而不是靠交易賺來的。」 (Money is made by sitting and not trading.)。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市場觸底的時間,所以不要試圖耍小聰明。如果你保持冷靜、專注、自律並繼續研究市場,那麼你終將擁有回報率更好的投資組合。

Mike Pyle:這是一個前所未見的時期、一個市場波動極其劇烈的時期,但我們仍然需要保持冷靜並從長遠出發做出決策。我有幾點想要分享:首先,雖然我們調整了在年初提出的加碼股票和債券的看法,但是對於投資人來說,當前仍應繼續投資,並維持長期持有的資產。

其次,對於投資者來說,如果要重新平衡投資組合或回歸基準配置,現在正是考慮永續投資資產的時候。最後,雖然該階段仍然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一些投資機會正在浮現。例如,美國和中國這類擁有更強政策制定能力並且願意推出相應政策的國家,其風險曝險要相對更具吸引力。此外,一些高品質、低波動率的資產是目前重要的抗跌性來源。

沈宇青:從公共衛生和貨幣財政方面的政策回應來看,我認為經濟最終會實現復甦,但花費的時間可能比大家所期望的要更久一些。我不確定我們是否能回到危機前我們所熟悉或習慣的經濟運行模式。但我認為未來世界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是地緣政治,此次疫情顯然帶來了巨大的地緣政治影響,因此我認為全球化的趨勢會減緩,民族主義會更加強烈,甚至去全球化的可能性會更大。此外,疫情帶來的挑戰無疑表明了科技的重要性,因此科技領域將會發生許多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