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下半年全球投資展望

投資論壇討論狀況

貝萊德智庫在6月初舉行下半年投資展望線上論壇,焦點主要集中在長期趨勢分析。新冠肺炎疫情使我們在去年11月論壇中提出的四大趨勢(不平等、全球化、宏觀政策及永續發展)更加顯著。共有100多名貝萊德投資專家參加此次論壇,圍繞長期趨勢展開一系列討論,我們以這些討論成果為依據總結出最新投資觀點。以下為討論總結簡述。

地緣政治

大流行疫情使原本已緊張的地緣政治局勢進一步升級。在後疫情時代,全球市場可能由四大主題主導:首先,全球各國分歧加劇,特別是中美兩國處於對立的兩極。無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中美激烈的對抗將在各方面影響兩國關係,其他國家亦被迫表態支持其中一方。脫鉤 (decoupling)主要反映在(但不限於)科技產業。這意味著投資人需同時投資兩個市場,特別是目前全球成長重心正移至亞洲。

其次,大流行疫情加強民族主義及保護主義趨勢,將加速去全球化進程。疫情危機使現有壓力(例如全球貿易緊張局勢,以及民粹主義及保護主義抬頭)加劇,顛覆全球供應鏈布局,導致效率下降,其中包括規定必須在本土生產重要的策略性商品。

Tom Donilon
貝萊德智庫主席
「國際體系面臨去全球化的衝擊,國家在私營經濟中發揮的影響力正在增加。」

第三,政府干預經濟可能成為常態。前所未見的扶持政策附帶一系列規定,包括限制股份回購及配息。社會許可將成為企業運營的條件。此外,大流行疫情使國家內部及國家之間的不平等情況加劇,對制度較薄弱的新興經濟體造成重大打擊。

美國國內兩極對抗趨勢亦在加劇,美國總統大選將在1968年以來最動蕩的國內環境下舉行。兩黨的政策分歧遠大於以往,意味著大選結果將對市場帶來重大影響。

新興市場

許多新興市場在此次危機爆發時的財政狀況優於以往,而且與過往危機不同的是,這些國家願意透過本國貨幣貶值來釋放壓力。

但多個新興市場的公共衛生體系非常落後,使大流行疫情在當地仍未度過高峰期。許多新興市場的經濟活動仍處於停頓狀態,債務水準不斷上升,且部分國家緩解疫情衝擊的能力有限,導致長期以來投資新興市場的主要有利因素(成長强勁、財政狀況穩健及奉行保守的財政政策)受到考驗。然而,不同新興市場國家所受經濟衝擊程度及承受能力差異極大。

Amer Bisat
貝萊德全球固定收益主權及新興市場超額報酬團隊主管
「許多新興市場無力應對衝擊。」

我們將新興經濟體劃分為三類。第一類是財政狀況相對理想且有足夠政策空間應對經濟下滑的國家。中國及韓國等許多北亞經濟體屬於此類。第二類是由於外部收支嚴重失衡、負債水準不斷上升而面臨財務危機等困境的經濟體。第三類是面臨巨大經濟衝擊,但能利用工具度過難關的大型新興市場經濟體,例如墨西哥、印度和俄羅斯。我們的新興市場表現指標可反映這三類經濟體的差異。

總結:我們對廣泛新興市場股票及債券的觀點下調至戰術性減碼,並認為國家配置及證券篩選是致勝關鍵。

債券的作用

提升多元資產投資組合韌性的傳統方法是依賴政府債券來緩衝風險資產遭拋售的風險。但政策改革的其中一個結果是債券殖利率受制於央行干預措施,這導致傳統方法面臨挑戰,促使投資人尋找其他途徑分散風險。

Vivek Paul
貝萊德智庫資深投資組合策略師
「由於殖利率低迷,我們預期政府債券防禦風險的作用將低於以往。」

由於目前殖利率偏低甚至為負數,我們預期未來5年成熟市場政府債券的報酬為負數。此外,由於殖利率接近預期下限,債券與股票的負相關性下降,使債券防禦風險的作用減弱。在近期股票遭拋售期間,德國及日本債券表現落後正印證這點。這兩方面的影響使我們傾向減碼政府債券。如果殖利率曲線控制可設定殖利率上限和下限,則報酬可能略高,因此與僅設定下限相比,配置比重也會較高。

沒有任何一種資產可直接取代政府債券防禦風險的作用,但我們認為通膨連結債券作為另類替代資產的吸引力在逐漸增加。當巨大需求缺口產生的初期通貨緊縮衝擊減退後,通貨膨脹壓力可能上升。去全球化、加强監管及財政赤字可能成為推動因素。央行亦可能容許通貨膨脹短暫超出目標水準。

總結:在去全球化加劇、殖利率長期低迷以及政策力度前所未見的環境下,投資人需重新評估政府債券的作用。我們看好通膨連結債券等另類資產。

分散投資

全球化促進跨境流動及消費市場一體化,使不同企業、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差異逐漸消失。但目前全球呈現日趨分裂的狀態,中美處於對立的兩極。

因此,我們認為不同地區的報酬差異將越來越大,可創造更多分散投資的機會,例如迅速脫鉤的中美科技產業。投資人可能需同時對兩個市場作出策略配置,因這兩個市場將成為驅動全球經濟成長的兩大獨立引擎。

各國政府干預經濟及政策的程度不同。大流行疫情不僅使國家內部及國家之間的不平等情況加劇,還導致保護主義抬頭。這使新興市場等廣泛資產類別分散風險的作用被削弱,亦凸顯「真正投組韌性」的重要性,投資人須利用精心篩選的國家及產業標的來有效分散風險。由於投資人過往主要依賴廣泛資產類別分散投資風險,因此大部分投資組合尚未適應這種新常態。

Maura Farley, CFA
投資等級信用債分析師 —貝萊德全球固定收益
「傳統數據來源及現有布局已無法駕馭正在轉變的投資格局。」

以往用於分散投資組合風險的主要工具(例如美國國庫券)可能無法繼續有效發揮作用。但地緣政治分歧加劇及通貨膨脹升溫可能使中國政府債券及通膨連結債券等資產分散風險的能力提高。此外,我們認為私募市場可在分散風險及投資實體經濟趨勢上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總結:我們認為僅投資不同類別資產已不能有效分散風險。只有在國家及產業層面作出細緻分析,才能洞悉結構性限制的風險與機會,在後疫情時代保持韌性。

永續發展投資

大流行疫情加速推動永續發展投資。即使市場出現拋售,美國的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ESG)專項基金截至4月底的資產管理規模仍高於去年創下的歷史最高水準。我們認為目前只是資金流入永續發展基金的起步階段,永續發展投資浪潮有望在未來數年以至數十年不斷壯大。更重要的是,我們認為在向永續發展投資轉型的過程中可獲得優越的報酬

Brian Deese
永續發展投資全球主管
「我們發現永續發展特質較突出的企業及投資組合往往具備較強的韌性。」

我們認為市場仍低估氣候變化可能帶來的經濟損失,以及再生能源長期成長等相關機會。估值水準尚未反映極端天氣及其他氣候事件的影響。永續發展相關趨勢(例如循環經濟)遭受若干阻力。疫情導致部分國家政府暫停控制使用塑料的措施。

然而,我們認為這些只是暫時性阻力,大流行疫情使ESG中的「社會」議題備受關注,例如員工安全及企業的社會責任宗旨等。實際上,我們認為永續發展已不僅局限於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的標籤意義,更關鍵的是企業應對衝擊的韌性,因此我們認為永續發展投資將成為投資組合的核心配置。

總結:永續發展投資浪潮不僅可在未來數年為永續發展資產打造報酬優勢,亦將改變其他報酬驅動因素,並締造全新的報酬來源。

Philipp Hildebrand
副主席
Jean Boivin
貝萊德智庫主管
Wei Li
貝萊德智庫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
Elga Bartsch
貝萊德智庫總體經濟研究主管
Mike Pyle
貝萊德首席投資策略師
Scott Thiel
貝萊德智庫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