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總體經濟展望

如何因應低波動率

2017年8月27日
文 貝萊德

金融市場的波動率低,往往令人感到不安,有些人認為毫不畏懼低波動率反而值得擔憂。追溯到百年前,如果看當時的美股波動模式,會發現市場的低波動率可以延續數年之久,同時總體經濟的波動率也趨於和緩。我們針對美國經濟週期的分析顯示,目前的擴張階段禁得起考驗且還會延續,這一點與市場低波動率一致,有助於風險承擔。我們對全球總體經濟的看法摘要如下:

重點摘要

  • 美股實際波動率歷史上曾有相當長的時間內維持低迷,更重要的是波動並沒有常態分佈的鐘形曲線。與其說波動率有單一的「平均」水準,我們認為其實應該視為不同的波動區間:多半時候波動偏低,有時轉趨劇烈。
  • 我們發現,美國 GDP 數據所得出的實際波動模式,與股市的模式類似,兩者都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股市發生高波動的時間可能很短暫,甚至對經濟影響不大。最大的系統性危機其實來自突發事件同時衝擊市場與總體經濟的時候。
  • 我們對金融市場的潛在脆弱之處保持警戒,不過我們也相信,金融危機後的監管與週期性發生的疑慮 ( 歐元區的隱憂、中國的恐慌、原物料衰退等)能夠合理抑制資產泡沫化。我們認為目前系統性風險並未過高,但仍持續觀察隱藏性槓桿是否增加。

貝萊德 GPS 指標有助於我們更了解短期的經濟展望,當前G7 國家以優於趨勢的速度成長,成長率約為 2%。我們認為,市場對於成長的預期太過審慎;投資人現在才認真看待全球經濟成長好轉,正因如此,我們相信風險性資產很可能持續活絡。在德國和法國的帶領之下,歐洲加速成長,支撐年初迄今 G7 GPS 溫和走升的態勢,美國同時也穩定成長。

情境轉變
美股與 GDP 的波動,1985-2017 年

Sources: BlackRock Investment Institute and BlackRock's RQA team, with data from Robert Shiller and the U.S. BEA, July 2017.
Notes: Realised volatility is calculated as the annualised standard deviation of monthly changes in U.S. equities over a rolling 12-month period. Using a Markov-Switching regression model, we calculate two vol regimes: a high-vol regime (orange) and a low-vol regime (green). The orange and green lines plot the average vol level during each regime based on a broader sample from 1872 to 2017. We use the same regime methodology for U.S. GDP based on annualised quarterly data.

下載完整報告

MKTG0817A-241882-72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