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亞洲投資展望 要積極加強投資組合韌性

貝萊德 |2019年12月19日
  • 預期2020年將是經濟與市場表現一致的一年 — 宏觀經濟基本因素轉弱而導致投資回報溫和,同時全球增長、企業盈利和消費前景轉趨暗淡。
  • 2020年11月舉行的美國總統選舉,將與由中美貿易緊張關係引起的廣泛地緣政局問題分庭抗禮,成為全球金融市場不明朗因素的主要來源。
  • 未來數季的主要投資方向,是以保障資本及收益而優先於尋求增長,因此應偏重於優質資產,並積極加強投資組合的防禦力。
  • 市場目前的收益來源屈指可數,即使明年的亞洲信貸回報表現預期較温和,對全球投資者而言也繼續展現吸引力,有利信貸市場前景。

2019年的市場發展與先前預測相近,雖然經濟基本因素轉弱,但在有利的貨幣政策支持下,全球風險資產仍帶來強勁報酬,尤其是已開發市場資產。可是投資人現在認為全球經濟狀況較實際情況良好,使我們相信,這種安逸心態將成為未來市場的主要風險。

經濟衰退的疑慮在過去幾個月降低,但一些社會性議題變得更為矚目,也更難再視而不見,當中包括氣候變化、對貧富懸殊的關注,以及保護主義抬頭,這些趨勢正在逆轉幾十年來的全球化進程,甚至威脅減弱高科技在重要階段的創新發展。至於與前述三項相關的第四項新興趨勢,就是把更高的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 (ESG)標準納入考慮,在獲取財務收益之外,為投資賦予更深一層的意義。

儘管現在無法預知這些主題會在何時成為左右市場走向的主要動力,但部分主題已在英國脫歐等保護主義浪潮中顯現,相信在新一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中也將擔當重要角色。無疑全球多處情況日趨緊張,而就算中美關係現在有緩和跡象,卻不能排除事態再度轉壞、矛盾進一步升級。

正當貨幣政策對刺激經濟增長的成效似乎即將見頂,而民粹主義正影響商業和消費氣氛時,市場定價卻並未反映經濟下行的風險。部分投資者一方面可能高估了決策當局進一步刺激經濟的能力,同時低估了民粹主義的負面影響,結果可能導致風險資產在未來幾季受壓。

亞洲債市:收益具吸引力 亞債將續受青睞

貝萊德亞洲信貸團隊主管賽思(Neeraj Seth)指出,亞洲信貸將繼續獲得全球資金的青睞,因為投資者殷切渴求收益,惟能夠滿足需求的優質債券卻寥寥可數。亞洲債券的收益率仍較其他市場為佳,隨著估值已大致回到常態水平,預期亞洲信貸將難延續今年介乎10%至11%的佳績,但明年的回報率仍將達到中個位數(mid-single digits),這主要來自債券收益部分(income) 或利差收益(carry),多於資本增值或價格回報。展望未來數季,投資組合的防禦力和信貸質素應是投資時的首要考慮。

投資團隊看好印度和印尼的當地貨幣債券市場,因為預期兩國央行將維持寬鬆政策。此外,若干印度公司有望獲MSCI納入其全球指數,能受惠於資金流入,有利支持公司股價,對其信貸前景有輕微的正面作用。

亞洲投資級別債券方面,投資團隊增持中國國企債券,預期具策略重要性的國企將出現整固,將有利於此類債券的基本因素,而保險和資產管理公司對債券的需求強勁,在市場缺乏供應下,為國企債券提供了技術性支持。此外,也偏好於印尼主權、半主權信貸(quasi-sovereign)和民營獨立發電廠債券,除了印尼宏觀經濟基礎展現韌力外,在大選結束後的政治風險也下降。投資團隊也增加了非基準指數成分的優質中東主權、半主權和金融類債券的配置。

至於亞洲高收益債券,目前的估值水平仍比已發展市場的同級信貸具吸引力。由於短期基本因素正面,技術性因素也出現支持,投資團隊看好中國房地產高收益債券,預期大部分離岸債券發行人的資產質素較佳,違約率亦較低,加上新債發行量預期減少,因此認為所投資的房地產債券將表現穩定。另外,由於信貸之間的表現差異將更明顯,投資團隊選擇性地投資於印尼工業類債券和高收益債券。

展望未來數季,隨著經濟增長和投資回報預期的表現將較為平衡,以上的佈局有助於鞏固投資組合的防禦力。

亞洲股市:增強投組防禦力 加碼電信及醫療保健股

貝萊德環球新興市場股票團隊主管施安祖(Andrew Swan)表示,投資團隊奉行從下而上的選股方式,因此在投資組合的風險承受度中,我們所篩選的個股的潛在風險佔顯著比重,至於宏觀分析則輔助我們發掘潛在機會和避開潛在風險,而在過去幾個月,投資團隊的核心主題在於提升投資組合的防禦力。

在先前的經濟周期中,由於全球一如預期般出現通貨再膨脹,意即名目成長、 薪水和通膨均上揚,我們已經多年沒有持有電信股,但如今此類股份在我們的亞洲股票投資組合的比重已累積至較高的個位數,主要涵蓋印度、新加坡和中國的電信企業。我們也增持了較不受經濟周期影響、並能夠在投資組合中發揮防守作用的醫療保健股。

另外,投資團隊也將現金持有量提高至中等個位數水平,現時水平與較長期投資組合的現金持有量中位數相近,未來將綜合宏觀因素及從下而上的投資分析而相應調整。相反,投資團隊已大幅調低金融股的比重,若全球經濟增長顯著倒退,將加劇此類股的弱勢。

外匯是建立防禦型策略的另一個投資風險的考量因素。經濟放緩將促使投資人轉向較優質且最具流動性的貨幣來進行避險,因此全球經濟放緩反而支撐美元走勢,但部分資產會因為計價貨幣兌美元匯價貶值而受到拖累,美元走強亦可能對高度依賴美元債券的經濟體構成壓力,如印度和印尼。在鞏固防禦力的前提下,我們已降低對印度和印尼股市的加碼部位,同時在相對能抵禦強勢美元的泰國和台灣市場中尋求股票投資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