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 · 芬克致企业首席执行官函

A close up shot of Larry Fink, BlackRock CEO, looking directly at the camera

尊敬的首席执行官:

贝莱德是客户的受托人,始终坚持帮助客户实现长期投资目标。我们管理的大部分资金,都是为个人或养老金受益人如教师、消防员、医生、商人等人士提供退休养老保障。我们管理的是客户的资金,并非以我们自身的资金进行投资。客户对我们的信任,以及我们所扮演的作为客户与他们所投资企业之间桥梁和纽带的角色,赋予了我们倡导他们权益的重大责任。

这就是我每年都会向您致函的原因:希望藉此强调创造持久价值至关重要的议题——包括资本管理长期战略企业宗旨气候变化等。我们一直坚信,如果您能为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创造持久、可持续的价值,我们的客户作为贵公司的股东,亦将受益匪浅。

我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每年撰写这些信函,不一样的是,在过去一年里,大家经历了影响更为深远的变化——一场笼罩全球、并永久改变全球格局的疫情大流行。它不仅对人类造成严重的伤亡,而且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包括工作方式、学习方式、药物获取途径等。 

疫情大流行对世界各地的影响不尽相同。它引发了自大萧条之后最严重的全球经济收缩,并导致股票市场录得自1987年以来最大的跌幅。尽管需要依靠人群聚集促成经济活动的行业受到影响,但亦有其他行业变得兴旺。虽然股市随着疫情大流行缓缓减退有所回升,利好经济的逐步复苏,但现在的经济环境依然严峻,失业率持续攀升,每天都有小企业倒闭,而世界各地的许多家庭也在为应付租金和粮食支出而感到苦恼。

疫情大流行同时加速从日益严重的养老危机到社会不公平等不同趋势的转变。2020年开始后的几个月里,在疫情之外,美国及全球其他地区还为争取种族平等而掀起了历史性的抗议浪潮。最近,这些议题也使美国的政治动荡加剧。我们在这个月看到美国的政治异化,在谎话与政治机会主义的躯动下演变成暴力。美国国会大楼的事件正提醒我们民主制度是多么脆弱和珍贵。

尽管全球在过去12个月处于黑暗中,我们也看到了曙光,包括那些以勇气和信念为利益相关者服务的企业。企业为保证在封锁期间的食品和商品的持续供应而加速创新,支持非盈利机构帮助有需求的人士,以创纪录的时间开发多种疫苗,并取得现代科学的胜利。虽然要实现促进种族平等的承诺仍需更大的努力,许多企业仍然愿意响应种族平等的呼吁。企业在2020年即使面临重重困难但并未有却步,反而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应对气候变化风险。

我认为这次疫情造成了一场存在危机——提醒着人类是何等脆弱——促使我们更有决心地面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全球威胁,并思考气候变化会如何像疫情般改变我们的生活模式。这也提醒我们,无论是面对医疗还是环境方面等最大规模的危机,都需要全球性的响应、更进取的对策。 

在过去一年里,气候变化引起的火灾、干旱、洪水和飓风所带来的实际损失日益增加,而且随着能源企业对搁浅资产进行数十亿美元的气候相关减记、以及监管机构日益关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气候变化风险,气候变化对财务的直接影响也相继浮现。人们更加关注转型带来的重大经济机遇,以及如何用公平和公正的方式实现转型。在客户的重大事项清单上,没有比气候变化更重要的议题,他们几乎每天都问我们这个问题。

结构性转型加速

去年一月,我曾在《2020年致企业首席执行官函》中提到,气候变化风险即是投资风险。我当时表示,随着市场开始将气候变化风险计入证券价值,这将引发资本大规模的重新配置。后来全球爆发了疫情,到了去年三月,人们普遍认为这场危机将转移大家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但事实恰恰相反,资本重新配置的速度甚至比我预期的更快。 

2020年1月至11月,公募基金和ETF投资者在可持续发展资产上的全球投资达2,880亿美元,比2019年全年增长96%1。我认为这是一场漫长但正迅速加快的转型之起点,而这一转型将持续多年,并重塑各种资产类型的价格。我们知道气候变化风险即是投资风险,但也认为气候相关的转型会带来历史性的投资机遇。 

这一转型的关键取决于可持续发展投资的日益普及,不仅是选项数目的增加,可负担水平也逐步改善。不久前,建立具备气候变化风险意识的投资组合极为困难,只有最大型的投资者才有能力做到。而可持续发展指数投资的出现,使资本大规模加速流向那些为应对气候变化风险做了更充分准备的企业。

如今,我们正处于另一场变革的重要关口。技术和数据质量的改善使资产管理机构能够向更广泛的投资者提供定制化的指数投资组合,这曾经也是只有规模最大的投资者才能做到。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选择将投资向关注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倾斜,目前的结构性转变将会进一步加速。这将对资本配置产生巨大影响,因此每家企业的管理团队和董事会都需要考虑这些转变将怎样影响企业的股价表现。

除了投资者行为的转变,2020年也是全球在气候变化政策响应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年内,欧盟、中国、日本、韩国都做出了实现净零排放的历史性承诺。随着美国政府上周承诺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占全球排放量超过60% 的127个国家政府正考虑或已经踐行净零排放承诺。 这一势头在2021年将会持续增强,为全球经济带来重大影响。

净零排放转型的机遇

净零排放经济将对所有企业的商业模式带来深刻的影响。这代表企业在2050年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不会超过他们从大气层清除二氧化碳的量,达到这个科学标准是全面实现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所必须的条件。随着能源转型的加速,企业具备明确的长期战略和清晰的计划实现净零排放转型,将会增强利益相关者如客户、政策制定者、员工和股东对它们有效应对这次全球转型的信心。那些没有迅速做好应对准备的企业,其业务和估值将受影响,因为其利益相关者对于它们能否成功调整其商业模式以适应即将到来的巨大变化缺乏信心。 

要强调的是,实现净零排放需要整个经济的转型去配合。科学家一致认为,如要达到巴黎协定目标,把全球暖化在2100年前控制在“与工业化前平均水平相比增加幅度少于2摄氏度”,人类产生的排放量需要在2020至2050年期间每年減少8-10%,并在本世纪中实现净零。当前经济仍然高度依赖化石燃料,这也反映在标普500指数或MSCI全球指数等大型指数的碳排放强度上,相关数值目前在远高于3 摄氏度的轨道上2

成功的转型不但需要公正、公平地进行、并能够确保大众生计,更需要技术创新和长期规划同步配合。只有在各级政府的领导、协调和支持下才能实现这一目标,并通过与私营企业合作实现最大程度的繁荣。许多弱势社群和发展中国家已在面对气候变化所带来最严重的实体影响,他们最不能承受的是转型不力带来的经济冲击。我们必须在不加重这种双重负担的情况下,实现有效转型。

转型无可避免将会是复杂和困难的,但它对建立一个让更多人受益、更具有韧性的经济至关重要。我对资本主义的前景和未来经济的健康状况感到非常乐观——不是担心能源转型带来的挑战,而是乐见能源转型带来的机遇。

当然,投资者需要了解每家企业如何准备应对气候变化的实体威胁以及全球经济迈向净零排放的转型,否则他们无法针对转型为投资组合做好准备。他们要求贝莱德等资产管理机构加快提升在这一领域的数据和分析能力,而我们正致力于满足这些需求。

数据和信息披露的重要性 

投资者要评估可持续发展风险,必须能够获得一致的、高质量和关键的公开信息。这正是去年我们向所有企业表示期望它们按照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和可持续发展会计准则委员会(SASB)的标准进行信息披露的原因,其中SASB覆盖了更广泛的重要可持续发展因素。而过去一年里的进展令人深受鼓舞——按照SASB标准进行披露的企业数量增长363%,并有超过1,700家机构表示支持 TCFD标准。(贝莱德去年也发布了公司首份TCFD和SASB报告。)

TCFD报告是一项全球标准,旨在帮助投资者了解企业面临的最重要的气候相关风险,以及企业如何管控这些风险。鉴于能源转型对每家企业的增长前景至关重要,我们要求企业披露其商业模将如何与净零经济相互配合,实现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并符合2050年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全球愿景。我们恳请贵公司披露如何将此商业模纳入企业长期战略,以及董事会如何评估有关计划

我们理解相关披露工作比较繁琐,且报告框架的不同形式标准进一步增加该工作的复杂性。我们强烈支持采纳统一的全球标准,使投资者能够就如何实现持久的长期收益做出更明智的投资决策。我建议各企业迅速采取行动进行披露,而不是等待监管机构强制要求,因为可持续发展信息披露同时符合企业及投资者利益。(随着全球逐步采纳统一标准, 贝莱德继续倡议以TCFD和SASB的框架作为报告标准。)此外,如果期望信息披露真正有效,并实现真正的社会转型, 我认为TCFD标准不应该只由上市企业采纳,大型私营企业也应该采纳这一标准。 

另外,不只企业需要应对气候相关风险。例如,公共债券的发行人也应该披露他们如何应对气候相关风险。而评估风险和信息披露并非唯一的挑战。在疫情带来的严峻财政压力下,世界各地的政府还需要承担大规模的气候基础设施项目,以防范实体风险并提供清洁能源。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创新性的公私营企业合作并提供财务支持,同时也需要更完善的信息披露来吸引资本投资。

贝莱德的净零承诺

世界正向净零迈进,贝莱德相信,走在转型最前沿才能够为客户提供最佳的投资收益。我们现时的企业运营已经做到碳中立,并承诺支持2050年或之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要制定超过三十年的企业发展计划绝不容易,但我们认为包括贝莱德在内的所有企业,必须由今天开始筹划净零排放的转型。我们致力于采取一系列举措,帮助客户调整投资组合以迎接净零排放的世界,包括抓紧净零排放转型带来的机遇。

我们在今天发出的《致客户信》中对这些举措进行了更详细的描述,包括:在数据充足的情况下,为我们公募股票和债券基金发布符合巴黎协定温控目标的指标;把气候考虑因素纳入贝莱德的资本市场假设中;在我们的主动型投资组合中采纳“强化审查模型”,作为管理具重大气候风险的证券敞口的框架 (包括指出可能需要退出的敞口);推出具净零目标、符合巴黎协定温控目标的投资产品;以及通过投资督导工作确保我们客户投资的企业作好准备缓减气候风险及抓紧净零转型带来的机遇。

贝莱德的净零承诺
随着世界加速向净零排放经济迈进,对投资者带来历史性的投资机遇。了解我们如何帮助客户掌握此一机遇。
阅读贝莱德2021年致客户函

倡议可持续发展及加强与利益相关者联系  推动更理想收益

在2018年的信函中,我曾经敦促每家企业都必须阐明自己的经营宗旨以及如何让所有利益相关方,包括股东、员工、客户和企业运营的所在社区受益。2020年,我们见证了拥有明确经营宗旨和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方面表现更优秀的企业如何超越其同行。81%全球具代表性的ESG指数在2020年的表现优于同类常规指数3。这超额表现在第一季度市场低迷期间更加明显,可持续发展投资基金与以往市场下滑时一样,继续展现强大的韧性4。而更广泛的可持续发展投资选择将如2020年般继续推动投资者对这些基金產品的兴趣。

此外,不仅仅主要ESG指数的表现优于其他指数,在行业板块内,从汽车、银行到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等等,也延伸出另一种差异:ESG规划较好的企业表现优于同行,享受着 “可持续发展溢价”5

显然,企业依循经营宗旨运营业务,并与利益相关者保持联系和建立信任,能有效了解并应对世界发生的变化。无视利益相关者的企业需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没有赢得信任的企业会发现吸引客户和人才变得愈发困难,尤其是年轻人,因为他们日益注重企业是否反映与他们相同的价值观。企业越能坚守经营宗旨为其客户、员工和运营的所在社区提供价值,就越能保持竞争力,并为股东带来长期、持久的利润。

历史上没有任何时期会比现在就企业响应其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更为重要。我们正处于巨大的经济转型阵痛期,同时也处于种族平等道路上的十字路口,要解决这些问题离不开企业的领导能力。如果一家企业不能全方位发挥人才能力,其领导力也会变弱——不容易聘请到最优秀的人才、不能满足客户和运营所在社区的需求和期望,以及未能录得出色的业绩表现。

尽管种族和民族问题在世界各地存在很大差异,但我们希望所有国家的企业都能制定适当的人才战略,尽可能充分利用所有专才。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时,我们期望贵公司在人才战略披露中充分反映按不同地区改善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长期规划。贝莱德也以同样的标准要求自己。

种族平等、经济不平等或社区参与度等议题通常在ESG的话题中归类为“社会(S)”问题,但在这些类别之间明确划清界限会存有误导性。例如,气候变化已经对世界各地的低收入社区产生了不成比例的影响——这是一个环境(E)还是社会(S)的问题呢?我们如何给这些问题归类并不大要紧,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了解这些问题所带来的信息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数据质量和信息披露的改善将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环境与社会问题两者之间的互相依存。

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留意到许多企业正在认真对待这些挑战——如何透过提高透明度、对利益相关者承担更大的责任以及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更充分准备,以满足利益相关者的期望。许多企业的进度令我深受鼓舞。如今,企业领导者和董事会需要向利益相关者展现出极大的勇气并做出承诺。我们需要更快速地采取行动,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实现更大的繁荣、和建立更大包容性的社会。我深信企业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危机,实现包容性资本主义 (inclusive capitalism)。

2020年之前,疫苗研发通常需要10到15年时间。此前研发速度最快的腮腺炎疫苗,也需时4年。如今,全球已经有多家不同的企业能够在一年内研发并供应疫苗。它们正展示企业的力量——资本的力量——来回应人类的需求。随着我们逐渐走出疫情,面对巨大的经济转型阵痛和不平等之际,我们需要企业支持这种服务所有利益相关者的资本主义。 

疫苗是第一步。世界仍处于危机之中,并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正面临巨大的挑战。愿意接受挑战的企业——寻求为其利益相关者创造长期价值的企业——将能帮助股东带来长期收益,为世界开辟一个更光明、更繁荣的未来。

贝莱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劳伦斯 · 芬克

劳伦斯 · 芬克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了解更多